抖音大号博主抄袭B站up主,短视频靠洗稿成为大号的时代来了?

读书人的事,能叫抄吗?涨粉有理,抄袭无罪吗?

近日,B站知名up主“狂阿弥”发微博称:又被洗稿了。注意,是“又”,此前他解说电影《小丑》的视频就被分割成10集盗发到抖音。

这次惨遭毒手的正是他用两年时间肝出来的爆款作品《一个人,造出让40亿人震碎的夜晚!》,截至目前,该视频B站播放量已达711.0万播放,弹幕5.6万,登上全站日排行第2名。

而洗稿的是抖音一位坐拥297.4W粉丝的影视博主“大诗小歌”。

01、B站成免费短视频素材库?

抖音博主“大诗小歌”将“狂阿弥”的原视频文案改头换面后,同样配上张艺谋的记录片画面,推出了上下两期视频,分别获赞42W和141.3W,评论1.2W和4.8W;而“狂阿弥”发在抖音的原版视频只有279个点赞和71个评论。

▲左图为“大诗小歌”洗稿作品;右图为“狂阿弥”抖音原作

最讽刺的是,在“狂阿弥”这则视频底下,出现了这样的评论,你品,你细品。

内容平台之间抄袭、洗稿、搬运、二次剪辑等问题一直是老毛病,但B站最近此类事件再次频发。

就在“狂阿弥”发博前一星期,B站29.1W粉丝 up主“爆走短路”公开锤抖音2300W粉丝大号“子笺子凛”抄袭,同样是双胞胎整蛊外卖小哥的题材,从台词、动作到镜头拍摄如出一辙,不过是换人演罢了。而且,他们“借鉴”该up主的视频,可不止一个。

不同于的“狂阿弥”佛系吐槽,“爆走短路”曾就此试图向该博主公司讨回公道,但对方先是甩锅编剧,然后说赔偿授权费,4分钟后又反口说删除视频不赔钱了,拒绝up主公开道歉的要求,商务全程在打太极,视频删除时抖音已有30W+的点赞。

一直到up主的曝光视频火了,“子笺子凛”才在他们只有几千粉丝的B站账号上道歉,但在抄袭视频的发布地——抖音,一字不提。

据果酱妹观察,B站上有不少up主为了维权,上传了揭露被抖音、快手、西瓜视频等博主抄袭的视频,上到百万up主下到几千粉的萌新,其中抖音是重灾区。

8月11日,132.3W粉丝up主“是你们的康康”称被抖音营销号照搬视频文案,更过分的是,连封面图和开场白都是一模一样的。

7月21日,搞笑up主“卡佈奇か诺”曝光被抖音1500W粉丝大号“尊宝爸爸”抄袭视频文案,私信维权后被拉黑。

▲图截取于“是你们的康康”曝光被抄袭视频

有用户调侃,B站逐渐沦为各大短视频平台博主的免费素材库。不同于照搬视频的营销号,这些大号抄的更“高级”,通过洗稿来快速生产属于自己的“伪原创”,而且这么做无意识地加大了用户举报和up主维权的难度。

02、抄袭比原创还火,跨平台抄袭成灾?

“如果不是他抄袭,好多人还不知道这个作品呢”“有人抄袭,代表你做的好呀”“抄袭又怎么样?好看就行了,你管这么多干嘛?”

代入感太强,果酱妹已经开始生气了。面对因抄袭而火的作品,不少用户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实质上这是对抄袭者的变相纵容。

无论是“狂阿弥”“爆走短路”还是“卡佈奇か诺”,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抄袭他们的视频都比原视频火,在日活超4亿的抖音,这些抄袭博主拥有百万甚至千万粉丝,而大多数up主都吃了不玩抖音的亏(在B站拥有93.4W粉丝的“狂阿弥”,因为鲜少经营,抖音只有1.5W粉丝),不明真相的用户只认大V。

不少营销号、短视频团队、MCN看中了这一点,从前专注直接搬运,B站up主“一块电鹿板”曾在今年3月份统计过,在优酷上被盗取的B站视频高达60W个,一个营销号日均下载上传70+个B站视频,零成本收割流量。

现在“升级”为盗取题材进行洗稿,再让旗下的KOL进行拍摄,从而达到批量快速生产爆款视频的目的,没有人比原创作者更懂打磨一个爆款题材有多难,但别人洗稿火了却是分分钟的事。

一个选题走红,有人借梗是常事,但这并不代表能连带视频脚本都吃干抹净,这也是造成如今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同质化日趋严重的原因。

03、短视频维权让up主走投无路

前几天,知名up主“二二酸酸”发布的一则讽刺抄袭者的手书视频冲上全站日排行第1名,而他制作该视频的主要原因却是:走投无路了。

在视频简介下,他吐露了被长期抄袭洗稿的遭遇,几乎是所有被抄袭up主的缩影:跨平台维权难、维权成本高还有无法想象的心理压力。

首先,抄袭界定难是所有短视频原创作者维权的第一道坎,按难度分级应该是:洗稿>抄袭>二次创作>搬运。在收到不少“狂阿弥”粉丝的洗稿质疑后,“大诗小歌”曾置顶回应称“只是受狂阿弥启发,并非抄袭”,但内容相似度之高,很难令人信服。

▲目前该置顶评论已删除

再者就是跨平台维权难,以重灾区抖音为例,通常up主第一时间会选择通过抖音私信抄袭者讨回公道,但囿于抖音三条不回复即无法继续私信的规则,原创作者的维权声音经常被直接无视。

▲up主“是你们的康康”私信抄袭者没有得到回应

而且据“二二酸酸”透露,即便是up主本人直接向抖音官方客服举报,仍存在着举证过程繁琐、需要提供大量举证材料与用以自证的个人隐私信息等问题,大大消耗着原作者的时间精力,即便举报成功,抄袭方只需删除证据,毫无损失。

也有人说应该走法律途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47条规定了侵犯著作权的11种情形,其中包括:歪曲、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剽窃他人作品的行为。“洗稿”是对他人的原创内容进行篡改、删减,本质仍是抄袭他人的原创内容。

但打官司对于这些势单力薄的学生、年轻up主来说并不实际,因为他们根本耗不起,所以往往到最后都只能不了了之。

为了保护up主原创,去年11月份,B站上线“up主创作权益保护计划”,对加入该计划的up主具有高度原创性的内容主动进行外部平台监测,一经发现将对相关稿件进行下架。

从up主亲自下场到平台出面,B站这回的确把up主护在了身后。

但该计划要求申请加入的up主粉丝量不低于1W,这对于一些小up主来说并不友好。像“爆走短路”、“是你们的康康”这些粉丝上百万、几十万的大up主能通过保护计划处理抄袭,也能公开发视频diss引起用户注意、共同举报。但像一些粉丝寥寥无几的新人up主,不但不受计划保护,就算自己亲自“锤”了也未必有人看到。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B站站内也存在着up主间的抄袭纷争,也爆出过up主抄袭Youtube博主、知乎博主等事件,这是所有内容创作平台都经历过的事情,而我们要做的是对这种风气的抑制。

原创作品保护一直在我国都处于弱势,短视频在内容领域方兴未艾,法律层面的缺失短时间无法解决,但平台可以加强管理、从行动上保护原创,用户自觉抵制,尽量别寒了原创作者的心。

-END-


近日,B站知名up主“狂阿弥”发微博称:又被洗稿了。注意,是“又”,此前他解说电影《小丑》的视频就被分割成10集盗发到抖音。

这次惨遭毒手的正是他用两年时间肝出来的爆款作品《一个人,造出让40亿人震碎的夜晚!》,截至目前,该视频B站播放量已达711.0万播放,弹幕5.6万,登上全站日排行第2名。

而洗稿的是抖音一位坐拥297.4W粉丝的影视博主“大诗小歌”。

01、B站成免费短视频素材库?

抖音博主“大诗小歌”将“狂阿弥”的原视频文案改头换面后,同样配上张艺谋的记录片画面,推出了上下两期视频,分别获赞42W和141.3W,评论1.2W和4.8W;而“狂阿弥”发在抖音的原版视频只有279个点赞和71个评论。

▲左图为“大诗小歌”洗稿作品;右图为“狂阿弥”抖音原作

最讽刺的是,在“狂阿弥”这则视频底下,出现了这样的评论,你品,你细品。

内容平台之间抄袭、洗稿、搬运、二次剪辑等问题一直是老毛病,但B站最近此类事件再次频发。

就在“狂阿弥”发博前一星期,B站29.1W粉丝 up主“爆走短路”公开锤抖音2300W粉丝大号“子笺子凛”抄袭,同样是双胞胎整蛊外卖小哥的题材,从台词、动作到镜头拍摄如出一辙,不过是换人演罢了。而且,他们“借鉴”该up主的视频,可不止一个。

不同于的“狂阿弥”佛系吐槽,“爆走短路”曾就此试图向该博主公司讨回公道,但对方先是甩锅编剧,然后说赔偿授权费,4分钟后又反口说删除视频不赔钱了,拒绝up主公开道歉的要求,商务全程在打太极,视频删除时抖音已有30W+的点赞。

一直到up主的曝光视频火了,“子笺子凛”才在他们只有几千粉丝的B站账号上道歉,但在抄袭视频的发布地——抖音,一字不提。

据果酱妹观察,B站上有不少up主为了维权,上传了揭露被抖音、快手、西瓜视频等博主抄袭的视频,上到百万up主下到几千粉的萌新,其中抖音是重灾区。

8月11日,132.3W粉丝up主“是你们的康康”称被抖音营销号照搬视频文案,更过分的是,连封面图和开场白都是一模一样的。

7月21日,搞笑up主“卡佈奇か诺”曝光被抖音1500W粉丝大号“尊宝爸爸”抄袭视频文案,私信维权后被拉黑。

▲图截取于“是你们的康康”曝光被抄袭视频

有用户调侃,B站逐渐沦为各大短视频平台博主的免费素材库。不同于照搬视频的营销号,这些大号抄的更“高级”,通过洗稿来快速生产属于自己的“伪原创”,而且这么做无意识地加大了用户举报和up主维权的难度。

02、抄袭比原创还火,跨平台抄袭成灾?

“如果不是他抄袭,好多人还不知道这个作品呢”“有人抄袭,代表你做的好呀”“抄袭又怎么样?好看就行了,你管这么多干嘛?”

代入感太强,果酱妹已经开始生气了。面对因抄袭而火的作品,不少用户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实质上这是对抄袭者的变相纵容。

无论是“狂阿弥”“爆走短路”还是“卡佈奇か诺”,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抄袭他们的视频都比原视频火,在日活超4亿的抖音,这些抄袭博主拥有百万甚至千万粉丝,而大多数up主都吃了不玩抖音的亏(在B站拥有93.4W粉丝的“狂阿弥”,因为鲜少经营,抖音只有1.5W粉丝),不明真相的用户只认大V。

不少营销号、短视频团队、MCN看中了这一点,从前专注直接搬运,B站up主“一块电鹿板”曾在今年3月份统计过,在优酷上被盗取的B站视频高达60W个,一个营销号日均下载上传70+个B站视频,零成本收割流量。

现在“升级”为盗取题材进行洗稿,再让旗下的KOL进行拍摄,从而达到批量快速生产爆款视频的目的,没有人比原创作者更懂打磨一个爆款题材有多难,但别人洗稿火了却是分分钟的事。

一个选题走红,有人借梗是常事,但这并不代表能连带视频脚本都吃干抹净,这也是造成如今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同质化日趋严重的原因。

03、短视频维权让up主走投无路

前几天,知名up主“二二酸酸”发布的一则讽刺抄袭者的手书视频冲上全站日排行第1名,而他制作该视频的主要原因却是:走投无路了。

在视频简介下,他吐露了被长期抄袭洗稿的遭遇,几乎是所有被抄袭up主的缩影:跨平台维权难、维权成本高还有无法想象的心理压力。

首先,抄袭界定难是所有短视频原创作者维权的第一道坎,按难度分级应该是:洗稿>抄袭>二次创作>搬运。在收到不少“狂阿弥”粉丝的洗稿质疑后,“大诗小歌”曾置顶回应称“只是受狂阿弥启发,并非抄袭”,但内容相似度之高,很难令人信服。

▲目前该置顶评论已删除

再者就是跨平台维权难,以重灾区抖音为例,通常up主第一时间会选择通过抖音私信抄袭者讨回公道,但囿于抖音三条不回复即无法继续私信的规则,原创作者的维权声音经常被直接无视。

▲up主“是你们的康康”私信抄袭者没有得到回应

而且据“二二酸酸”透露,即便是up主本人直接向抖音官方客服举报,仍存在着举证过程繁琐、需要提供大量举证材料与用以自证的个人隐私信息等问题,大大消耗着原作者的时间精力,即便举报成功,抄袭方只需删除证据,毫无损失。

也有人说应该走法律途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47条规定了侵犯著作权的11种情形,其中包括:歪曲、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剽窃他人作品的行为。“洗稿”是对他人的原创内容进行篡改、删减,本质仍是抄袭他人的原创内容。

但打官司对于这些势单力薄的学生、年轻up主来说并不实际,因为他们根本耗不起,所以往往到最后都只能不了了之。

为了保护up主原创,去年11月份,B站上线“up主创作权益保护计划”,对加入该计划的up主具有高度原创性的内容主动进行外部平台监测,一经发现将对相关稿件进行下架。

从up主亲自下场到平台出面,B站这回的确把up主护在了身后。

但该计划要求申请加入的up主粉丝量不低于1W,这对于一些小up主来说并不友好。像“爆走短路”、“是你们的康康”这些粉丝上百万、几十万的大up主能通过保护计划处理抄袭,也能公开发视频diss引起用户注意、共同举报。但像一些粉丝寥寥无几的新人up主,不但不受计划保护,就算自己亲自“锤”了也未必有人看到。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B站站内也存在着up主间的抄袭纷争,也爆出过up主抄袭Youtube博主、知乎博主等事件,这是所有内容创作平台都经历过的事情,而我们要做的是对这种风气的抑制。

原创作品保护一直在我国都处于弱势,短视频在内容领域方兴未艾,法律层面的缺失短时间无法解决,但平台可以加强管理、从行动上保护原创,用户自觉抵制,尽量别寒了原创作者的心。

-END-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