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欢喜传媒的B站,有着怎样的内容焦虑?

对企业而言则更具有长远的影响。而拼多多想要的就是这种结果,B站同样也是。

受疫情影响停摆了大半年的电影行业,终于随着那些热门电影定档而逐渐恢复火热,其中就包括原定大年初一上线的《夺冠》。这部由陈可辛导演的热门电影,背后的出品方是欢喜传媒。

近日,欢喜传媒发布公告称,视频平台B站将以5.13亿港币入股,手握欢喜传媒9.9%的股份,在入股后,双方将会在影视内容、流媒体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公告一出,欢喜传媒在开盘跳空高开18%。 

但不论是对于B站还是欢喜传媒,这场投资都将会带来更深层的影响。

 一场投资,两方欢喜 

在电影行业的春天刚刚露头时,行业相关的众多企业都不好过,比如华谊兄弟、光线传媒以及猫眼娱乐都公布了最为凄惨的半年报。

自然,身处行业中的欢喜传媒同样也在苦熬着这场寒冬。而如今B站的投资,对于欢喜传媒来说,最直接的好处自然是资金。这次认购的金额约合人民币4.5亿元,这对于努力摆脱疫情寒冬的欢喜传媒而言,无疑是一次输血。 

当然,对于欢喜传媒而言,更加长远的影响关乎到传统影视行业的线上线下融合。一场疫情对人们的观影习惯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更多的人选择线上观影而不是走进电影院,如何抓住被线上分走的这部分流量,则是欢喜传媒更看重的。 

而B站给欢喜传媒提供了机会。根据双方签署的协议可知,欢喜传媒独家享有的影视内容将会在欢喜首映和B站平台共同播放,B站也将在自身平台内设立欢喜首映专区。这有助于欢喜传媒抓住线上观影趋势,完善自己的线上线下融合进程。

可以看出,欢喜传媒会因为这次的投资获得一些长期的利好,而作为投资方的B站,从这次投资中获得的最大红利自然就是欢喜传媒旗下诸多的影视版权了。

举例来说,在双方签订协议之后,青春片《风犬少年的天空》将会是双方合作后联合独播的第一步影视剧。而此前一直被观众热烈期盼的电影《夺冠》,也将在院线下映后上线欢喜首映和B站平台同步播放。 

欢喜传媒获得了资金并抓住了未来趋势,而B站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影视版权,这的确是一场双赢,但是B站对于影视的追求并不局限于此。

B站影视的急速扩张

对于正在破圈的B站而言,这当然不是第一次在影视版权这方面发力了。

在这次投资之前,B站在影视方面就已经动作频频。不论是买下《哈利波特》、《指环王》以及《霍比特人》等经典IP,还是买下一众豆瓣高口碑电影,甚至是牵手“云上戛纳”在B站平台内上线历年获奖影片,都是B站在影视领域的不断扩充。 

而这次与欢喜传媒的合作,B站除了收获到即将上映的几部热门电影版权,也收获了诸如《我不是药神》等历史高分影片版权。而这些版权对于B站来说,正是填充其内容平台中长视频领域的一大利器。

虽然B站是基于PUGC起家的视频平台,其中最主要的内容是由入驻在平台内的UP主自行制作。但是不论B站的内容创作者是谁,视频平台的本质不会改变,这就使得B站在发展时难免和行业前辈“爱优腾”针锋相对。

而长视频本就是爱优腾这些老牌视频平台的主战场,也是其内容核心,如今B站在长视频领域的不断发力,自然可以理解为B站将目光集中在了爱优腾的“腹地”上。就算没有攻占的想法,但是防御性的部署也是B站所需要的。 

毕竟不断破圈的B站,自然不能将自己的内容局限在PUGC上,更加专业和知名的IP内容不仅在对新用户的吸引上有着较好的优势,也会进一步稳固老用户,在深化内容护城河的同时增强用户的粘性。

 

如此一来,B站大肆扩展自己的内容版图就有了解释,但是对于B站而言,这频频动作之后,还有更加深层的焦虑。

B站的焦虑

纵观B站这段时间在内容领域的动作,不论是影视还是综艺,不论是动漫还是纪录片,B站在各个内容领域的动作都不算小。似乎,B站的焦虑来自于内容。

但是究其根本,B站对于内容的焦虑,更深层的原因却来自B站的用户焦虑。

近年来B站在内容方面的不断破圈,扩张内容版图,换来了B站用户在短时间内呈指数级增长。截至今年二季度,B站的月活用户已经达到了1.716亿,距离CEO陈睿关于B站今年达到两亿用户的目标越来越近。 

但是看似不错的用户表现,背后依旧存在问题。在B站破圈举动不断的二季度,用户却出现了环比0.5%的小幅下跌,平均月付费用户数量也出现了首次环比下跌,这种情况难免会让外部对B站花费大力气的破圈行为是否值得产生质疑。

破圈拉新的成效有待证实,让急速扩张的B站不得不顿一顿脚,保证后院不失火。这个后院自然就是已经被B站拉进生态之中的用户们,而保证这些用户的留存,则成了B站现阶段急需考虑的问题。

对于视频平台来说,内容是和其他平台竞争的最根本武器。用户总是希望有一个软件能网络天下所有的内容,但是在现实不允许的情况下,用户自然会选择内容更多的平台,就像QQ音乐借助很充足的版权储备,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用户。 

于是通过这次投资欢喜传媒而收获的影视版权,是B站在内容版图上的又一次扩充。而对于B站而言,通过内容的不断扩充,提升用户对于平台的依赖,保证现有的“用户后院”安全,才能放开手脚在增量市场上拉动新用户增长。

用户留存是B站现阶段最急切的焦虑,而表现出来就是B站不断的内容布局,试图通过平台内容的不断完善,保证用户的留存并吸引到新的用户。但这种对于用户的焦虑,并不只是B站的烦恼。

B站急速扩张后更需几分稳重 

B站在用户数量的增长速度方面,已经算得上成绩不错,但是相比于拼多多,却略显逊色。

如今拼多多这个电商黑马,与电商老大哥阿里之间的用户差距只有不到5000万。根据拼多多公布的财报数据可知,拼多多在过去12个月累计的活跃买家数已经达到6.8亿,本季度用户增长达到5510万,创下上市以来单季度最大的增速。

五年的时间,在用户数量方面赶超京东直追阿里,如此高的用户增速,是拼多多创造的神话。但是通过补贴和红包吸引来的大量用户如何留存,是外界的疑虑,也是拼多多当下的挑战。

于是曾经急速扩张的拼多多,如今也放稳脚步,不断完善自己的后台服务以及平台内商品。不论是多多批发还是多多助农,亦或是局部地区上线的多多买菜,都是拼多多为了留住用户所做的尝试。 

平台服务以及商品之于拼多多,正如视频内容之于B站,虽然所属类别不同,但是在稳固急速扩张带来的庞大用户群时,发挥的作用却是一样。这也让B站和拼多多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平台,殊途同归。

不论是B站通过充实内容来稳定用户,还是拼多多通过不断提升的平台服务和日趋丰富的商品,都在进行类似的探索:如何在急速扩张的规模和忠实优质的用户留存找到好的平衡点,也即是如何平衡发展和稳固的动态关系。 

而这也是每一个高速成长的企业都需要正视的问题。 

一次简单的投资对企业的影响可能并不长久,也不足以说明问题。但如何通过不断地调整和完善,让自己的平台既保持高速的扩张,还能保持后院的稳定,对企业而言则更具有长远的影响。而拼多多想要的就是这种结果,B站同样也是。

-END-

受疫情影响停摆了大半年的电影行业,终于随着那些热门电影定档而逐渐恢复火热,其中就包括原定大年初一上线的《夺冠》。这部由陈可辛导演的热门电影,背后的出品方是欢喜传媒。

近日,欢喜传媒发布公告称,视频平台B站将以5.13亿港币入股,手握欢喜传媒9.9%的股份,在入股后,双方将会在影视内容、流媒体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公告一出,欢喜传媒在开盘跳空高开18%。 

但不论是对于B站还是欢喜传媒,这场投资都将会带来更深层的影响。

 一场投资,两方欢喜 

在电影行业的春天刚刚露头时,行业相关的众多企业都不好过,比如华谊兄弟、光线传媒以及猫眼娱乐都公布了最为凄惨的半年报。

自然,身处行业中的欢喜传媒同样也在苦熬着这场寒冬。而如今B站的投资,对于欢喜传媒来说,最直接的好处自然是资金。这次认购的金额约合人民币4.5亿元,这对于努力摆脱疫情寒冬的欢喜传媒而言,无疑是一次输血。 

当然,对于欢喜传媒而言,更加长远的影响关乎到传统影视行业的线上线下融合。一场疫情对人们的观影习惯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更多的人选择线上观影而不是走进电影院,如何抓住被线上分走的这部分流量,则是欢喜传媒更看重的。 

而B站给欢喜传媒提供了机会。根据双方签署的协议可知,欢喜传媒独家享有的影视内容将会在欢喜首映和B站平台共同播放,B站也将在自身平台内设立欢喜首映专区。这有助于欢喜传媒抓住线上观影趋势,完善自己的线上线下融合进程。

可以看出,欢喜传媒会因为这次的投资获得一些长期的利好,而作为投资方的B站,从这次投资中获得的最大红利自然就是欢喜传媒旗下诸多的影视版权了。

举例来说,在双方签订协议之后,青春片《风犬少年的天空》将会是双方合作后联合独播的第一步影视剧。而此前一直被观众热烈期盼的电影《夺冠》,也将在院线下映后上线欢喜首映和B站平台同步播放。 

欢喜传媒获得了资金并抓住了未来趋势,而B站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影视版权,这的确是一场双赢,但是B站对于影视的追求并不局限于此。

B站影视的急速扩张

对于正在破圈的B站而言,这当然不是第一次在影视版权这方面发力了。

在这次投资之前,B站在影视方面就已经动作频频。不论是买下《哈利波特》、《指环王》以及《霍比特人》等经典IP,还是买下一众豆瓣高口碑电影,甚至是牵手“云上戛纳”在B站平台内上线历年获奖影片,都是B站在影视领域的不断扩充。 

而这次与欢喜传媒的合作,B站除了收获到即将上映的几部热门电影版权,也收获了诸如《我不是药神》等历史高分影片版权。而这些版权对于B站来说,正是填充其内容平台中长视频领域的一大利器。

虽然B站是基于PUGC起家的视频平台,其中最主要的内容是由入驻在平台内的UP主自行制作。但是不论B站的内容创作者是谁,视频平台的本质不会改变,这就使得B站在发展时难免和行业前辈“爱优腾”针锋相对。

而长视频本就是爱优腾这些老牌视频平台的主战场,也是其内容核心,如今B站在长视频领域的不断发力,自然可以理解为B站将目光集中在了爱优腾的“腹地”上。就算没有攻占的想法,但是防御性的部署也是B站所需要的。 

毕竟不断破圈的B站,自然不能将自己的内容局限在PUGC上,更加专业和知名的IP内容不仅在对新用户的吸引上有着较好的优势,也会进一步稳固老用户,在深化内容护城河的同时增强用户的粘性。

 

如此一来,B站大肆扩展自己的内容版图就有了解释,但是对于B站而言,这频频动作之后,还有更加深层的焦虑。

B站的焦虑

纵观B站这段时间在内容领域的动作,不论是影视还是综艺,不论是动漫还是纪录片,B站在各个内容领域的动作都不算小。似乎,B站的焦虑来自于内容。

但是究其根本,B站对于内容的焦虑,更深层的原因却来自B站的用户焦虑。

近年来B站在内容方面的不断破圈,扩张内容版图,换来了B站用户在短时间内呈指数级增长。截至今年二季度,B站的月活用户已经达到了1.716亿,距离CEO陈睿关于B站今年达到两亿用户的目标越来越近。 

但是看似不错的用户表现,背后依旧存在问题。在B站破圈举动不断的二季度,用户却出现了环比0.5%的小幅下跌,平均月付费用户数量也出现了首次环比下跌,这种情况难免会让外部对B站花费大力气的破圈行为是否值得产生质疑。

破圈拉新的成效有待证实,让急速扩张的B站不得不顿一顿脚,保证后院不失火。这个后院自然就是已经被B站拉进生态之中的用户们,而保证这些用户的留存,则成了B站现阶段急需考虑的问题。

对于视频平台来说,内容是和其他平台竞争的最根本武器。用户总是希望有一个软件能网络天下所有的内容,但是在现实不允许的情况下,用户自然会选择内容更多的平台,就像QQ音乐借助很充足的版权储备,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用户。 

于是通过这次投资欢喜传媒而收获的影视版权,是B站在内容版图上的又一次扩充。而对于B站而言,通过内容的不断扩充,提升用户对于平台的依赖,保证现有的“用户后院”安全,才能放开手脚在增量市场上拉动新用户增长。

用户留存是B站现阶段最急切的焦虑,而表现出来就是B站不断的内容布局,试图通过平台内容的不断完善,保证用户的留存并吸引到新的用户。但这种对于用户的焦虑,并不只是B站的烦恼。

B站急速扩张后更需几分稳重 

B站在用户数量的增长速度方面,已经算得上成绩不错,但是相比于拼多多,却略显逊色。

如今拼多多这个电商黑马,与电商老大哥阿里之间的用户差距只有不到5000万。根据拼多多公布的财报数据可知,拼多多在过去12个月累计的活跃买家数已经达到6.8亿,本季度用户增长达到5510万,创下上市以来单季度最大的增速。

五年的时间,在用户数量方面赶超京东直追阿里,如此高的用户增速,是拼多多创造的神话。但是通过补贴和红包吸引来的大量用户如何留存,是外界的疑虑,也是拼多多当下的挑战。

于是曾经急速扩张的拼多多,如今也放稳脚步,不断完善自己的后台服务以及平台内商品。不论是多多批发还是多多助农,亦或是局部地区上线的多多买菜,都是拼多多为了留住用户所做的尝试。 

平台服务以及商品之于拼多多,正如视频内容之于B站,虽然所属类别不同,但是在稳固急速扩张带来的庞大用户群时,发挥的作用却是一样。这也让B站和拼多多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平台,殊途同归。

不论是B站通过充实内容来稳定用户,还是拼多多通过不断提升的平台服务和日趋丰富的商品,都在进行类似的探索:如何在急速扩张的规模和忠实优质的用户留存找到好的平衡点,也即是如何平衡发展和稳固的动态关系。 

而这也是每一个高速成长的企业都需要正视的问题。 

一次简单的投资对企业的影响可能并不长久,也不足以说明问题。但如何通过不断地调整和完善,让自己的平台既保持高速的扩张,还能保持后院的稳定,对企业而言则更具有长远的影响。而拼多多想要的就是这种结果,B站同样也是。

-END-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