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赞微盟,必有一战!

从市值上来看,有赞胜过微盟;从营收上来看,微盟胜过有赞。二者各胜一筹。

微信生态太大了。

大到以至于可以装下多个上市公司,而且还是同一领域的。

白鸦和孙涛勇,一个出身阿里系,一个出身百度系,却在几乎同一时间选择基于微信生态创业,他们前后脚创办的有赞和微盟,分别于2018年4月、2019年1月上市。

两家公司一直对谁是微信生态第一股争论不休。从市值上来看,有赞胜过微盟;从营收上来看,微盟胜过有赞。二者各胜一筹。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也意味着二者也各有不足之处。有赞赚钱能力弱,被诟病迟迟未能盈利;微盟则被说是销售占比高,技术投入不足。

它们都生长于微信生态,服务于商家。如今,随着商家愈发重视线上电商以及私域流量,有赞和微盟将在旧的服务能力比拼之上,迎来一场新的战争。

2020年开始,有赞微盟必有一战!

01 白鸦与孙涛勇

阿里系与百度系在微信生态的战争

2011年,对如今的互联网新秀们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年份。

这一年,王兴已经创办美团接近一年;张一鸣辞去99房CEO职位,他注意到地铁上读报的人、卖报的人越来越少,手机很可能会取代纸媒成为信息传播的最主要载体,基于此,次年他创办了今日头条;而程维在支付宝晋升了,但他并不满足,次年6月,程维递交了辞呈,创立了滴滴。 

最重要的,微信诞生了。很少有人想到,基于微信竟然能衍生出如此多的公司。当时,白鸦离开了阿里巴巴,进行二次创业,但他做的还是基于淘宝的电商导购网站。而孙涛勇毕业没多久,进入了当时中国互联网的老大百度当程序员。 

微信用户增长很快,2012年3月突破1亿,9月突破2亿。用户的爆发式增长让人看到无限可能。但用户数量只是基础,微信相继推出的朋友圈、微信公众号等功能,形成了微信生态的雏形。 

也是在这一年,白鸦做的导购网站失败了,他沉寂了一段时间,寻找下一个创业机会。受老同事要投资一个基于微信的广告联盟项目启发,他意识到,PC电商已经没有机会,但移动电商刚刚开始,可以基于微信帮助商家搭建商城,做客户管理系统和营销系统。

2012年11月27日,口袋通(有赞前身)成立。

移动互联网的浪潮滚滚向前,不甘心只做个程序员的孙涛勇选择在这一年离开百度,去了一家民营医疗公司做网络营销。

从程序员到网络营销,孙涛勇的转身不可谓不大,但实际上,这和他之前在百度的工作也算相关。原因在于,虽然他是程序员,却是在百度搜索广告的核心部门。

“我在百度呆的部门是商务搜索部,所以对搜索营销非常了解,而且我能了解到的是外面人永远都无法了解的。”孙涛勇在一次采访中表示。 

当时,社会化媒体兴起,孙涛勇开始在那家医疗公司组建新媒体事业部,聚焦到微博与微信平台上。虽然由于民营医疗行业不适合微博、微信营销,导致这次尝试失败,但孙涛勇更加认定,社会化营销是大势所趋,必将取代传统网络广告。

通过这次尝试,孙涛勇还判断,微信比较适合用户粘度高、二次购买、做CRM管理的企业,比如生活服务、线下商超就是很好的应用场景。于是萌生出创业的想法。

次年3月,微盟诞生。 

一个从搭建商城出发,一个从广告营销出发,白鸦与孙涛勇在微信生态相遇了。

02 创始人的气质决定公司的气质 两种不同商业模式的对决

创始人决定公司。

这句箴言在白鸦与孙涛勇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有赞和微盟虽然同样是服务微信商家,但走了完全不同的路子。

有赞微盟网络词云(数据来源:知微事见)

从财报上来看,有赞以Saas收入为主,2020年上半年,有赞实现营收8.25亿元,其中SaaS贡献了4.75亿元,占比57%。

微盟则相反,广告营销收入占微盟营收比例更大。2020上半年,微盟经调整营业收入为10.5亿元,其中精准营销业务营业收入为7.45亿元,占比70%。

显然,两家公司擅长的能力不一样。

有赞更擅长从电商角度出发服务商家,而微盟更擅长广告营销。看看两家如何自我介绍就知道了。有赞官方介绍是中国领先的零售科技服务商,而微盟的官方介绍是中国领军的中小企业云端商业及营销解决方案提供商。 

这也正是两家公司创始人不同气质与经历的体现。

离职阿里巴巴前,白鸦的职位是“支付宝首席产品设计师”,带过产品体验部、社区支付团队,参与过网站、收银台、代付、钱包、独立担保交易等产品和项目。

白鸦非常看重用户体验。在2010年的支付宝被用户吐槽与批评时,他在博客里写道:“一直以来总像个无头苍蝇,自个儿东撞西撞,头破血流,突然,那层纸真的破了,才发现自己离可以把用户体验做好还有很远很远的距离。” 

在创办有赞时,他将这种死磕用户体验的精神发挥到底。“我们以为可以更快去迭代,但是在移动商城这件事上我们爬了两年。”白鸦曾在有赞四周年时谈到,有赞团队花了两年的时间,让后台系统一秒钟可以跑4万笔交易,保证核心链路的稳定。 

孙涛勇出身百度商务搜索部⻔,虽然是做技术,却是一个了解百度竞价营销的好机会。但他不甘心只做一个程序员,只呆了一年便决定离开。“我不想天天加班,把所有的青春都献给代码。想想自己曾经的梦想,觉得好远好远。”在民营医疗公司,孙涛勇从技术转型到营销与运营,并很快开始带团队,做管理,为之后创办微盟打下了基础。 

微盟初期,孙涛勇将百度招代理商的发挥到极致,靠招募代理商的方式,快速实现业务增长。

2015年,微盟SaaS产品代理商贡献收益占公司SaaS产品收益的86.6%。相比之下,有赞直到2016年才宣布商家版系统开始收费,还在当时受到了商家的质疑。

而在有赞宣布收费的时候,微盟则迅速切入了刚刚兴起的精准营销业务,敏锐抓住了微信营销新趋势。2017年,精准营销营收占微盟营收比例猛增到50.8%,一举超过SaaS产品收入。最重要的,微盟以此实现扭亏为盈。相比之下,有赞至今没有实现盈利。

白鸦与孙涛勇如此不同,所以早在有赞和微盟创立之初,便注定将走向不同的商业之路。

03 切彼此的蛋糕 ?

谁才是微信生态服务商老大?

虽然商业模式不同,但有赞和微盟毕竟生长于微信生态,所以它们不一定一荣俱荣,但很多时候会一损俱损。 

7月14日,微信宣布正式上线微信小商店能力,可以帮助商家免开发、零成本、一键生成卖货小程序。微信小商店团队将负责商品发布、订单管理、交易结算、物流售后、直播带货等技术和服务流程。

微信小商店做的事情正是有赞、微盟业务核心。

7月15日、16日,有赞和微盟股价接连下跌,有赞跌逾8%,微盟跌逾12%。

实际上,大可不必担忧腾讯做电商会和有赞、微盟抢饭碗,毕竟腾讯对二者均有投资,它们都属于微信生态。

小程序第三方数据服务商阿拉丁创始人史文禄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称,微信小商店做的还是一些市场普及与教育,面对的还是小的商家或个体户。但中型及以上的大商家可能需要更复杂更个性化的功能,而微信小商店暂时还无法满足这种需求,这些可能就是微盟与有赞及其他第三方服务商的天下。

有赞和微盟最应该担心的是彼此。毕竟,一个会赚钱,一个重产品,对于谁才是微信生态服务商老大,谁都不服谁。

从市值上来看,有赞胜过微盟。

截止8月12日收盘,有赞市值为280.91亿港元,微盟市值为235.92亿港元;从营收上来看,微盟胜过有赞,有赞今年上半年营收8.25亿元,微盟今年上半年营收10.5亿元。二者各胜一筹。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也意味着二者也各有不足之处。有赞赚钱能力弱,被诟病迟迟未能盈利;微盟则被说是销售占比高,技术投入不足。 

今年年初微盟“删库事件”让这家企业一度陷入危机,两家的火药味也第一次放在了明面上。 

“删库事件”后,有赞主动联系宕机商家提供服务,与微盟争抢市场。当时,有赞创始人白鸦在微信朋友圈表示:“有赞的商家论坛也来了很多微盟的商家咨询有赞可不可以帮他恢复生意,这些都让人挺担忧的。”相隔一日,微盟创始人孙涛勇则在朋友圈表示:“每个企业难免都会有至暗时刻,不落井下石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 

口水仗与公关战吸引眼球,但业务的实际比拼才是决定两家公司胜负的关键。尤其今年疫情爆发后,商家更加重视线上电商与私域流量,这是有赞与微盟发展的机遇,也是比拼技术能力、服务能力、运营能力的关键时刻。

旧的战场还在继续,新的战场也已经开始。今年两家公司相继接入微信小程序直播能力,发力直播。5月,白鸦还亲自站台,带领在有赞的品牌商家们,在微信爱逛平台里做了一场直播。 

“三五年后,小程序、短视频、直播会像在线支付一样,成为每个渠道必须具备的能力。”有赞CEO白鸦在今年复盘时称,而这些领域也将成为有赞与微盟服务商家的新战场。

04 思考 工具本身不能创造价值

去微博、知乎、脉脉上搜索,有赞微盟有什么区别,你不仅会发现两家的模式差异,更能找到成千上百条花样吐槽,此处略去各种差评5000字。

本质在于一点,有赞和微盟都是工具,它本身并不能创造价值,只有把工具用好,商家们才能赚到钱,有赞和微盟也才能持续的赚到钱。

思考有六点:

1、整个微信电商SaaS生态的双寡头格局,大概率会持续一段时间,但这个行业的进入门槛并不够,各种赛道杀入者源源不断,尤其是跨界竞争者将有极强的搅局能力,有赞微盟还没有到酣睡的时候;

2、SaaS企业的主要营收和利润来源都是中型客户,但这十分考验销售及服务能力,有赞微盟的团队人数双双上升,这都将是对管理的极大考验;

3、有赞的用户群更偏向于一线城市,自带流量的优秀品牌和拥有流量的线下门店,微盟的用户群更偏向于下沉市场,他们的转型动力更刚需付费能力更强。有赞下沉,微盟上行,将是未来两条靓丽的风景线,请参考抖音和快手的竞争;

4、工具+服务,将是未来SaaS公司能力的标配,也是业务边际和业务深度的拓展必然选择;

5、左手有赞,右手微盟,腾讯爸爸是完全开放的,不会偏袒任何一方,当然,我们也相信鹅厂战略投资部的多情,如果有更好的标的,第三家也必然收入囊中;

6、谁先为客户解决流量问题,谁将赢得这场战争。

-END-

微信生态太大了。

大到以至于可以装下多个上市公司,而且还是同一领域的。

白鸦和孙涛勇,一个出身阿里系,一个出身百度系,却在几乎同一时间选择基于微信生态创业,他们前后脚创办的有赞和微盟,分别于2018年4月、2019年1月上市。

两家公司一直对谁是微信生态第一股争论不休。从市值上来看,有赞胜过微盟;从营收上来看,微盟胜过有赞。二者各胜一筹。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也意味着二者也各有不足之处。有赞赚钱能力弱,被诟病迟迟未能盈利;微盟则被说是销售占比高,技术投入不足。

它们都生长于微信生态,服务于商家。如今,随着商家愈发重视线上电商以及私域流量,有赞和微盟将在旧的服务能力比拼之上,迎来一场新的战争。

2020年开始,有赞微盟必有一战!

01 白鸦与孙涛勇

阿里系与百度系在微信生态的战争

2011年,对如今的互联网新秀们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年份。

这一年,王兴已经创办美团接近一年;张一鸣辞去99房CEO职位,他注意到地铁上读报的人、卖报的人越来越少,手机很可能会取代纸媒成为信息传播的最主要载体,基于此,次年他创办了今日头条;而程维在支付宝晋升了,但他并不满足,次年6月,程维递交了辞呈,创立了滴滴。 

最重要的,微信诞生了。很少有人想到,基于微信竟然能衍生出如此多的公司。当时,白鸦离开了阿里巴巴,进行二次创业,但他做的还是基于淘宝的电商导购网站。而孙涛勇毕业没多久,进入了当时中国互联网的老大百度当程序员。 

微信用户增长很快,2012年3月突破1亿,9月突破2亿。用户的爆发式增长让人看到无限可能。但用户数量只是基础,微信相继推出的朋友圈、微信公众号等功能,形成了微信生态的雏形。 

也是在这一年,白鸦做的导购网站失败了,他沉寂了一段时间,寻找下一个创业机会。受老同事要投资一个基于微信的广告联盟项目启发,他意识到,PC电商已经没有机会,但移动电商刚刚开始,可以基于微信帮助商家搭建商城,做客户管理系统和营销系统。

2012年11月27日,口袋通(有赞前身)成立。

移动互联网的浪潮滚滚向前,不甘心只做个程序员的孙涛勇选择在这一年离开百度,去了一家民营医疗公司做网络营销。

从程序员到网络营销,孙涛勇的转身不可谓不大,但实际上,这和他之前在百度的工作也算相关。原因在于,虽然他是程序员,却是在百度搜索广告的核心部门。

“我在百度呆的部门是商务搜索部,所以对搜索营销非常了解,而且我能了解到的是外面人永远都无法了解的。”孙涛勇在一次采访中表示。 

当时,社会化媒体兴起,孙涛勇开始在那家医疗公司组建新媒体事业部,聚焦到微博与微信平台上。虽然由于民营医疗行业不适合微博、微信营销,导致这次尝试失败,但孙涛勇更加认定,社会化营销是大势所趋,必将取代传统网络广告。

通过这次尝试,孙涛勇还判断,微信比较适合用户粘度高、二次购买、做CRM管理的企业,比如生活服务、线下商超就是很好的应用场景。于是萌生出创业的想法。

次年3月,微盟诞生。 

一个从搭建商城出发,一个从广告营销出发,白鸦与孙涛勇在微信生态相遇了。

02 创始人的气质决定公司的气质 两种不同商业模式的对决

创始人决定公司。

这句箴言在白鸦与孙涛勇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有赞和微盟虽然同样是服务微信商家,但走了完全不同的路子。

有赞微盟网络词云(数据来源:知微事见)

从财报上来看,有赞以Saas收入为主,2020年上半年,有赞实现营收8.25亿元,其中SaaS贡献了4.75亿元,占比57%。

微盟则相反,广告营销收入占微盟营收比例更大。2020上半年,微盟经调整营业收入为10.5亿元,其中精准营销业务营业收入为7.45亿元,占比70%。

显然,两家公司擅长的能力不一样。

有赞更擅长从电商角度出发服务商家,而微盟更擅长广告营销。看看两家如何自我介绍就知道了。有赞官方介绍是中国领先的零售科技服务商,而微盟的官方介绍是中国领军的中小企业云端商业及营销解决方案提供商。 

这也正是两家公司创始人不同气质与经历的体现。

离职阿里巴巴前,白鸦的职位是“支付宝首席产品设计师”,带过产品体验部、社区支付团队,参与过网站、收银台、代付、钱包、独立担保交易等产品和项目。

白鸦非常看重用户体验。在2010年的支付宝被用户吐槽与批评时,他在博客里写道:“一直以来总像个无头苍蝇,自个儿东撞西撞,头破血流,突然,那层纸真的破了,才发现自己离可以把用户体验做好还有很远很远的距离。” 

在创办有赞时,他将这种死磕用户体验的精神发挥到底。“我们以为可以更快去迭代,但是在移动商城这件事上我们爬了两年。”白鸦曾在有赞四周年时谈到,有赞团队花了两年的时间,让后台系统一秒钟可以跑4万笔交易,保证核心链路的稳定。 

孙涛勇出身百度商务搜索部⻔,虽然是做技术,却是一个了解百度竞价营销的好机会。但他不甘心只做一个程序员,只呆了一年便决定离开。“我不想天天加班,把所有的青春都献给代码。想想自己曾经的梦想,觉得好远好远。”在民营医疗公司,孙涛勇从技术转型到营销与运营,并很快开始带团队,做管理,为之后创办微盟打下了基础。 

微盟初期,孙涛勇将百度招代理商的发挥到极致,靠招募代理商的方式,快速实现业务增长。

2015年,微盟SaaS产品代理商贡献收益占公司SaaS产品收益的86.6%。相比之下,有赞直到2016年才宣布商家版系统开始收费,还在当时受到了商家的质疑。

而在有赞宣布收费的时候,微盟则迅速切入了刚刚兴起的精准营销业务,敏锐抓住了微信营销新趋势。2017年,精准营销营收占微盟营收比例猛增到50.8%,一举超过SaaS产品收入。最重要的,微盟以此实现扭亏为盈。相比之下,有赞至今没有实现盈利。

白鸦与孙涛勇如此不同,所以早在有赞和微盟创立之初,便注定将走向不同的商业之路。

03 切彼此的蛋糕 ?

谁才是微信生态服务商老大?

虽然商业模式不同,但有赞和微盟毕竟生长于微信生态,所以它们不一定一荣俱荣,但很多时候会一损俱损。 

7月14日,微信宣布正式上线微信小商店能力,可以帮助商家免开发、零成本、一键生成卖货小程序。微信小商店团队将负责商品发布、订单管理、交易结算、物流售后、直播带货等技术和服务流程。

微信小商店做的事情正是有赞、微盟业务核心。

7月15日、16日,有赞和微盟股价接连下跌,有赞跌逾8%,微盟跌逾12%。

实际上,大可不必担忧腾讯做电商会和有赞、微盟抢饭碗,毕竟腾讯对二者均有投资,它们都属于微信生态。

小程序第三方数据服务商阿拉丁创始人史文禄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称,微信小商店做的还是一些市场普及与教育,面对的还是小的商家或个体户。但中型及以上的大商家可能需要更复杂更个性化的功能,而微信小商店暂时还无法满足这种需求,这些可能就是微盟与有赞及其他第三方服务商的天下。

有赞和微盟最应该担心的是彼此。毕竟,一个会赚钱,一个重产品,对于谁才是微信生态服务商老大,谁都不服谁。

从市值上来看,有赞胜过微盟。

截止8月12日收盘,有赞市值为280.91亿港元,微盟市值为235.92亿港元;从营收上来看,微盟胜过有赞,有赞今年上半年营收8.25亿元,微盟今年上半年营收10.5亿元。二者各胜一筹。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也意味着二者也各有不足之处。有赞赚钱能力弱,被诟病迟迟未能盈利;微盟则被说是销售占比高,技术投入不足。 

今年年初微盟“删库事件”让这家企业一度陷入危机,两家的火药味也第一次放在了明面上。 

“删库事件”后,有赞主动联系宕机商家提供服务,与微盟争抢市场。当时,有赞创始人白鸦在微信朋友圈表示:“有赞的商家论坛也来了很多微盟的商家咨询有赞可不可以帮他恢复生意,这些都让人挺担忧的。”相隔一日,微盟创始人孙涛勇则在朋友圈表示:“每个企业难免都会有至暗时刻,不落井下石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 

口水仗与公关战吸引眼球,但业务的实际比拼才是决定两家公司胜负的关键。尤其今年疫情爆发后,商家更加重视线上电商与私域流量,这是有赞与微盟发展的机遇,也是比拼技术能力、服务能力、运营能力的关键时刻。

旧的战场还在继续,新的战场也已经开始。今年两家公司相继接入微信小程序直播能力,发力直播。5月,白鸦还亲自站台,带领在有赞的品牌商家们,在微信爱逛平台里做了一场直播。 

“三五年后,小程序、短视频、直播会像在线支付一样,成为每个渠道必须具备的能力。”有赞CEO白鸦在今年复盘时称,而这些领域也将成为有赞与微盟服务商家的新战场。

04 思考 工具本身不能创造价值

去微博、知乎、脉脉上搜索,有赞微盟有什么区别,你不仅会发现两家的模式差异,更能找到成千上百条花样吐槽,此处略去各种差评5000字。

本质在于一点,有赞和微盟都是工具,它本身并不能创造价值,只有把工具用好,商家们才能赚到钱,有赞和微盟也才能持续的赚到钱。

思考有六点:

1、整个微信电商SaaS生态的双寡头格局,大概率会持续一段时间,但这个行业的进入门槛并不够,各种赛道杀入者源源不断,尤其是跨界竞争者将有极强的搅局能力,有赞微盟还没有到酣睡的时候;

2、SaaS企业的主要营收和利润来源都是中型客户,但这十分考验销售及服务能力,有赞微盟的团队人数双双上升,这都将是对管理的极大考验;

3、有赞的用户群更偏向于一线城市,自带流量的优秀品牌和拥有流量的线下门店,微盟的用户群更偏向于下沉市场,他们的转型动力更刚需付费能力更强。有赞下沉,微盟上行,将是未来两条靓丽的风景线,请参考抖音和快手的竞争;

4、工具+服务,将是未来SaaS公司能力的标配,也是业务边际和业务深度的拓展必然选择;

5、左手有赞,右手微盟,腾讯爸爸是完全开放的,不会偏袒任何一方,当然,我们也相信鹅厂战略投资部的多情,如果有更好的标的,第三家也必然收入囊中;

6、谁先为客户解决流量问题,谁将赢得这场战争。

-END-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