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的野心,不是短视频,是“爱优腾”!

说个鬼故事,B站越来越像“爱优腾”了。

最近果酱妹打开B站,差点以为走错地儿了。

▲图源于“流量公园”

长视频网站内味儿扑面而来,众所周知,B站最近正强推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打开微博、公众号,好家伙,开屏广告、热搜、安利文章一个不落,“爱优腾”包年的宣传套餐没想到在小破站身上也看到了。(陈睿总,这盛世如你所愿)

上一秒才和抖音快手西瓜视频在短视频江湖厮杀,转身就悄悄杀入长视频腹地,B站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01、B站越来越像“爱优腾”?

长视频网站拼的是版权资源和自制作品,所以自制综艺和影视版权两开花,是果酱妹近日捕捉到B站逐渐“爱优腾”化的两个信号。

说起自制综艺,B站的处女作是在2016年推出的一档邀请up主来玩故事接龙的脱口秀节目——《故事王Story Man》,第二季还联手笑果文化,请来李诞当评委。

如你所想,它糊了,除了up主粉丝,鲜有人关注到这个节目,受众太小,不出圈,是B站早期的老毛病。

时隔4年,摆脱初试水碰壁的阴影,B站再次瞄准综艺这个大流量池子,开始报复性地推出自制综艺:周三《破圈吧变形兄弟》,周五《欢天喜地好哥们》,周六《说唱新世代》,还有不久前完结的《动物圈的问号脸》,B站在这个夏天试图用自制综艺承包用户的播放列表。

▲B站四档综艺在豆瓣的评分

《说唱新世代》,又名《说唱新世代之极限挑战》,又名《rapper变形记》,由前《极限挑战》导演严敏执导,导师阵容有黄子韬、MC HotDog热狗、Higher Brothers、Rich Brian、李宇春,强大的制作班底使其成为B站唯一的出圈综艺。

《破圈吧变形兄弟》的原型是B站up主“力元君”“啊吗粽”“福乐小哥”“老坛胡说”“徐大虾咯”“在下哲别”六个up主联合原创的卧底游戏栏目《莽吧,变形兄弟》,原本只是up主间的梦幻联动,B站走红后,在百大颁奖礼上勇夺“年度原创栏目”,嗅觉灵敏的B站伺机将其专业化。

▲《破圈吧变形兄弟》第一期画面

而《欢天喜地好哥们》同样也是B站另一人气组合“阴阳怪气”的真人秀团综,可以看出,最懂年轻人的B站看准了用户对这B站两大“顶流”男团的喜爱,试图借此来开拓长视频领域,以免重蹈4年前覆辙。

而影视版权方面,8月31日,B站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这意味着B站在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合约期满后,无缝连接拿下其影视作品的独家播放权,大热电影《夺冠》《疯犬少年天空》将在影院上映后登陆B站。

去年11月,B站一度因为购入《哈利波特》全系列版权冲上微博热搜,今年购入《康熙来了》吸引了不少用户连夜开通大会员。

2018年之后,B站与派拉蒙、华纳等公司达成长期合作,开始大量购入好莱坞经典影视、同时上线了香港邵氏系列电影,最近更是买下了四大名著的经典版本,B站在影视版权的路上疯狂撒币。

同时,纪录片也是B站长久在铺路的一个内容赛道,对于许多用户来说,“在B站上看记录片”就像在B站上学习那样自然。据B站披露,截至2019年12月中,其活跃纪录片观众人数突破6500万,纪录片的日均流量和日均覆盖人数保持同比三位数的增长。其中《人生一串》《派出所的故事2019》《宠物医院》等作品口碑和流量双收。

由此看来,B站越来越像“爱优腾”这件事,实则是早有预谋。

02、长视频成兵家必争之地?

在短视频仍是大势的今天,除了B站,还有不少逆行者在长视频的赛道上另辟蹊径。

今年春节,字节跳动以6.3亿的价格拿下了《囧妈》的独家版权,仿佛在炮竹声中打响了短视频平台进军长视频的第一枪,但只有局内人看见了。

众所周知,代表字节跳动出征长视频战场的一直是西瓜视频,2018年推出首档自制综艺节目《考不好,没关系?》开始涉水,随后豪掷40亿元打造原生综艺IP,今年年初更是拿下了BBC开年大剧《德古拉》的独家播放权。

而去年才进场的国家队央视频更是一来就摊牌:以短视频为主,兼顾长视频和移动直播。近日推出的影视区涵盖电视剧、电影、动画等各种内容,打出“无广+免费”的王牌(“爱优腾”:谢谢,有被内涵到),据说后续还会有千余部高分剧集上架。

▲央视频的影视区目前以经典电视剧和电影为主

像国家队一样雨露均沾的还有快手,据天眼查显示,近日,快手关联公司新增多条“快手影业”商标信息,快手的运营主体公司去年9月经营范围新增电影发行和电影制作,今年5月,快手独家上线自制院线电影《空巢》,想做长视频的野心呼之欲出。

由短入长,各大短视频平台开始反向走“爱优腾”的道路,虽然目前实力仍不足以撼动三驾马车,但在他们之间,长视频领域或许会掀起新一轮卡位战。

03、B站的下半场不在短视频?

前段时间,B站因为二季度净亏损5.7亿元被网友送上热搜,有人吐槽“少花点钱请明星入驻吧”,也有人说“挖了不少主播和电影版权,肯定花了不少钱。”

据B站二季度财报显示,营销费用支出同比增长181%至6.75亿元,是2019年总营销费用的一半,巨额的营销费用成了二季度B站进一步亏损的原因之一,结合上文分析的B站一系列操作来看,购买影视版权的支出也脱不了干系。

▲2020年二季度B站各项支出比例(图源于节点财经)

正因如此,果酱妹更加确定B站是在放长线钓大鱼。开头就说过,长视频打的就是版权,所以砸钱是B站突围的第一步。

长视频能带来付费和订阅,B站二季度月付费用户数同比增长了105%,达1290万,日渐丰富的影视版权库为B站带来了付费大会员的激增;自制综艺在烧钱的同时也拓宽了B站的广告营收渠道,二季度B站广告业务收入增长108%至3.5亿。综艺IP一旦建立,品牌广告、营销周边,线下演出......那将是一条高效一体的内容营销链条。

从全局来看,虽然游戏业务仍然扛起B站二季度收入的大旗,但B站收入比例正从单靠游戏向其他服务倾斜,整体营收结构正在得到优化。

所以,B站的长视频战略是有效的,但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做进一步验证。

不同于抖音快手,B站拥有视频网站的基因属性,这允许了它同时走短视频和“爱优腾”的道路,这也是它在长视频领域领先于其他短视频平台的优势。

借着长视频出圈后,B站的当务之急是变现,利用好“以短带长,以长补短”的传统技能,下半场做到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END-

最近果酱妹打开B站,差点以为走错地儿了。

▲图源于“流量公园”

长视频网站内味儿扑面而来,众所周知,B站最近正强推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打开微博、公众号,好家伙,开屏广告、热搜、安利文章一个不落,“爱优腾”包年的宣传套餐没想到在小破站身上也看到了。(陈睿总,这盛世如你所愿)

上一秒才和抖音快手西瓜视频在短视频江湖厮杀,转身就悄悄杀入长视频腹地,B站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01、B站越来越像“爱优腾”?

长视频网站拼的是版权资源和自制作品,所以自制综艺和影视版权两开花,是果酱妹近日捕捉到B站逐渐“爱优腾”化的两个信号。

说起自制综艺,B站的处女作是在2016年推出的一档邀请up主来玩故事接龙的脱口秀节目——《故事王Story Man》,第二季还联手笑果文化,请来李诞当评委。

如你所想,它糊了,除了up主粉丝,鲜有人关注到这个节目,受众太小,不出圈,是B站早期的老毛病。

时隔4年,摆脱初试水碰壁的阴影,B站再次瞄准综艺这个大流量池子,开始报复性地推出自制综艺:周三《破圈吧变形兄弟》,周五《欢天喜地好哥们》,周六《说唱新世代》,还有不久前完结的《动物圈的问号脸》,B站在这个夏天试图用自制综艺承包用户的播放列表。

▲B站四档综艺在豆瓣的评分

《说唱新世代》,又名《说唱新世代之极限挑战》,又名《rapper变形记》,由前《极限挑战》导演严敏执导,导师阵容有黄子韬、MC HotDog热狗、Higher Brothers、Rich Brian、李宇春,强大的制作班底使其成为B站唯一的出圈综艺。

《破圈吧变形兄弟》的原型是B站up主“力元君”“啊吗粽”“福乐小哥”“老坛胡说”“徐大虾咯”“在下哲别”六个up主联合原创的卧底游戏栏目《莽吧,变形兄弟》,原本只是up主间的梦幻联动,B站走红后,在百大颁奖礼上勇夺“年度原创栏目”,嗅觉灵敏的B站伺机将其专业化。

▲《破圈吧变形兄弟》第一期画面

而《欢天喜地好哥们》同样也是B站另一人气组合“阴阳怪气”的真人秀团综,可以看出,最懂年轻人的B站看准了用户对这B站两大“顶流”男团的喜爱,试图借此来开拓长视频领域,以免重蹈4年前覆辙。

而影视版权方面,8月31日,B站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这意味着B站在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合约期满后,无缝连接拿下其影视作品的独家播放权,大热电影《夺冠》《疯犬少年天空》将在影院上映后登陆B站。

去年11月,B站一度因为购入《哈利波特》全系列版权冲上微博热搜,今年购入《康熙来了》吸引了不少用户连夜开通大会员。

2018年之后,B站与派拉蒙、华纳等公司达成长期合作,开始大量购入好莱坞经典影视、同时上线了香港邵氏系列电影,最近更是买下了四大名著的经典版本,B站在影视版权的路上疯狂撒币。

同时,纪录片也是B站长久在铺路的一个内容赛道,对于许多用户来说,“在B站上看记录片”就像在B站上学习那样自然。据B站披露,截至2019年12月中,其活跃纪录片观众人数突破6500万,纪录片的日均流量和日均覆盖人数保持同比三位数的增长。其中《人生一串》《派出所的故事2019》《宠物医院》等作品口碑和流量双收。

由此看来,B站越来越像“爱优腾”这件事,实则是早有预谋。

02、长视频成兵家必争之地?

在短视频仍是大势的今天,除了B站,还有不少逆行者在长视频的赛道上另辟蹊径。

今年春节,字节跳动以6.3亿的价格拿下了《囧妈》的独家版权,仿佛在炮竹声中打响了短视频平台进军长视频的第一枪,但只有局内人看见了。

众所周知,代表字节跳动出征长视频战场的一直是西瓜视频,2018年推出首档自制综艺节目《考不好,没关系?》开始涉水,随后豪掷40亿元打造原生综艺IP,今年年初更是拿下了BBC开年大剧《德古拉》的独家播放权。

而去年才进场的国家队央视频更是一来就摊牌:以短视频为主,兼顾长视频和移动直播。近日推出的影视区涵盖电视剧、电影、动画等各种内容,打出“无广+免费”的王牌(“爱优腾”:谢谢,有被内涵到),据说后续还会有千余部高分剧集上架。

▲央视频的影视区目前以经典电视剧和电影为主

像国家队一样雨露均沾的还有快手,据天眼查显示,近日,快手关联公司新增多条“快手影业”商标信息,快手的运营主体公司去年9月经营范围新增电影发行和电影制作,今年5月,快手独家上线自制院线电影《空巢》,想做长视频的野心呼之欲出。

由短入长,各大短视频平台开始反向走“爱优腾”的道路,虽然目前实力仍不足以撼动三驾马车,但在他们之间,长视频领域或许会掀起新一轮卡位战。

03、B站的下半场不在短视频?

前段时间,B站因为二季度净亏损5.7亿元被网友送上热搜,有人吐槽“少花点钱请明星入驻吧”,也有人说“挖了不少主播和电影版权,肯定花了不少钱。”

据B站二季度财报显示,营销费用支出同比增长181%至6.75亿元,是2019年总营销费用的一半,巨额的营销费用成了二季度B站进一步亏损的原因之一,结合上文分析的B站一系列操作来看,购买影视版权的支出也脱不了干系。

▲2020年二季度B站各项支出比例(图源于节点财经)

正因如此,果酱妹更加确定B站是在放长线钓大鱼。开头就说过,长视频打的就是版权,所以砸钱是B站突围的第一步。

长视频能带来付费和订阅,B站二季度月付费用户数同比增长了105%,达1290万,日渐丰富的影视版权库为B站带来了付费大会员的激增;自制综艺在烧钱的同时也拓宽了B站的广告营收渠道,二季度B站广告业务收入增长108%至3.5亿。综艺IP一旦建立,品牌广告、营销周边,线下演出......那将是一条高效一体的内容营销链条。

从全局来看,虽然游戏业务仍然扛起B站二季度收入的大旗,但B站收入比例正从单靠游戏向其他服务倾斜,整体营收结构正在得到优化。

所以,B站的长视频战略是有效的,但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做进一步验证。

不同于抖音快手,B站拥有视频网站的基因属性,这允许了它同时走短视频和“爱优腾”的道路,这也是它在长视频领域领先于其他短视频平台的优势。

借着长视频出圈后,B站的当务之急是变现,利用好“以短带长,以长补短”的传统技能,下半场做到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END-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