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退休这一年,开启逍遥子时代的阿里又有了哪些变化?

阿里巴巴还能打,但身手变慢了。

一年前的今天,马云一挥衣袖,从阿里退休做回了马老师。张勇接替马云任阿里董事局主席一职,阿里开启了逍遥子时代。

张勇2007年加盟阿里,过去13年里一路晋升。2011年担任天猫总裁,2013年成为阿里巴巴COO,2014年晋升为集团执行副总裁,2015年成为集团CEO,2019年,张勇登顶。

不难发现,最近一年,张勇作为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在人民论坛、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的发声越来越多,发表内容有如《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拓展创新发展空间》,而没有像马云曾经所言的“和政府谈恋爱,但是不结婚”的独特言论。不同于马云的犀利和锐意,张勇低调务实,多了稳重,少了锐气。

在马云退休一周年这个节点,我们来看看张勇带领下的阿里表现如何。

从财务数据来看,阿里延续了以往的高增长,但营收增速创近4年来最低;业务层面,张勇将主要精力聚焦在本地生活、同城零售板块,调整人事,收缩边缘业务,改变增长战略,转而修炼内功。张勇在位的首张答卷算是优秀。

不过,这一年,阿里因为蒋凡事件深陷舆论泥潭,公司一贯坚守的价值观成了员工和网友调侃的梗。有分析人士指出,张勇这一年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但并没有担当好阿里价值观的阐释者这个角色。接替马云的,不应该仅仅是一个业务管理者,更应该是企业文化和精神的践行和解释者。

张勇面临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阿里还能打,但身手变慢了

阿里这一年表现到底怎么样,先来看数据。


2019年Q4财报,是马云退休后,阿里在张勇带领下交出的第一份财报。财报显示,Q4阿里营收1615亿元,同比增速为38%,净利润为501亿元,同比增加62%,整体增长势头强劲。

这其中扛起收入大旗的是双11,2019年阿里双11成交额再度刷新纪录,各零售交易市场包括生活服务平台上经支付宝结算的GMV同比增长26%至2684亿元,共有超过20万个品牌参与。这一阶段,淘宝直播出圈,薇娅、李佳琦的直播间场场爆满。同时,淘宝直播也带动了一场全民直播带货大潮。

到了2020年Q1,受疫情影响,阿里的财务数据显示出了颓势。该季度,阿里营收为1143亿元,同比增长23%,而净利润仅有3.48亿元,同比下降了99%。

最新财报是8月20日阿里发布的2020年Q2财报,季内阿里巴巴营收1538亿元,同比增长34%,净利润395亿元,同比增长28%。

报告期内,天猫实物商品GMV同比增长27%,淘宝直播GMV同比增长超过100%;新零售方面,盒马的GMV在线渗透率持续超过60%;饿了么的注册商户数量同比增长30%;云计算方面,阿里云季度收入同比增长59%至124亿元。

除去疫情因素,马云卸任的这三个季度,阿里的整体业务表现稳定。

易观电商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陈涛认为,阿里过去一年最大的亮点在于,电商直播有明显的增长,渗透率明显提高,从以前的部分垂直行业发展到了几乎所有的品类。

不过,在用户增速上,阿里受到了来自京东和拼多多的威胁。

一年前马云卸任时,拼多多的年度活跃用户数仅为5.36亿,京东为3.34亿,阿里这一数据为6.93亿,遥遥领先。随后的三个季度,阿里年度活跃用户数为7.11亿、7.26亿、7.42亿。

2019年底,拼多多活跃买家数单季净增4890万至5.85亿,京东为3.62亿。虽然说疫情带来的影响是不可抗力,但也就是在这一阶段,京东开始重回增长轨道。2020年Q1,京东活跃用户数达到了3.87亿,Q2其年活用户增长了3000万至4.17亿。拼多多在2020年前半年同样表现强劲,其Q1用户数单季度增4290万达到6.28亿,第二季度更是增加了8140万,年度活跃用户数接近7亿,逼近阿里。

制图 / 深燃财经

与其竞争对手相比,阿里的用户增速略显逊色。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的自营业务有了深化的趋势。

过去,核心电商业务在阿里的营收占比一直保持在80%以上。核心电商业务的收入可分为广告收入、佣金收入和其他收入,其他收入主要包括盒马、天猫超市、进口直营和银泰商业等自营业务。

从历史数据可以看出,阿里近年来广告收入和佣金收入的增速逐渐放缓,而其他收入逐年突出,其对总营收的贡献比从2018年Q2的9%提升至2020年Q2的20%,并且从2019年Q3起,无论是其他收入的绝对数字还是占总收入的比例,均超过了佣金收入。

这就意味着,阿里业绩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靠“其他收入”,也就是自营业务在驱动。

制图 / 深燃财经

拉长时间,我们再来看看阿里最近几年的财务表现。

如下图所示,2017财年以来,阿里的营收和利润均保持了较高速度的增长。不过,最近一年,阿里的营收增速大幅度下降,2020财年降到了35.26%,创近四年来最低纪录。当然,这中间有疫情的影响。整体来看,阿里业务依旧很稳。

制图 / 深燃财经

财务数据来看,张勇掌管的阿里这一年,各项业绩稳步提升,张勇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但对比拼多多和京东的攻势,其优势地位有所下降。

对外开战美团,对内盘整兵力

张勇“接棒”马云后,首次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的身份发出股东信,信中提到:我们将继续坚持“全球化、内需、云计算大数据”三大战略——全球化是我们的长期之战,内需是我们的基石之战,云计算大数据是我们的未来之战。


具体到2020年,阿里的核心战场有三个:以“淘宝+天猫”为首的电商战场,以“饿了么+口碑+支付宝”主打的本地生活战场,以“天猫超市+淘鲜达+盒马”为首的新零售战场。

阿里的战略和人事调整,也围绕着这个主线进行。

张勇的工作日程中,每周至少会把一天的时间分给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甚至直接前往饿了么上海总部开会,足见张勇对本地生活的重视。

事实上,2018年阿里收购饿了么,并将饿了么和口碑整合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全面对抗美团。但效果并不尽如人意

于是,阿里本地生活业务进行了一轮反思,结果是过去两年耗费了大量钱和资源,今年更多要关注自己,不再把市场份额放在第一位,要修炼内功。

阿里对饿了么的调整包括:从24个区缩编成7个大区,层级上更扁平,权力收归“中央”;业务战略上,从“50505战略”到高质量增长,注重与阿里的协同。

相应的也有人事方面的变动。到今年,阿里基本上完成了对饿了么的换血和整合。

据悉,饿了么联合创始人汪渊、前饿了么资深副总裁罗宇龙、前饿了么数据技术总监徐梦云等多位饿了么初创时期的核心成员,已经开始自主创业。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担任元璟资本投资合伙人,前饿了么CTO张雪峰也已于9月离职。目前仍在阿里本地生活担任要职的原饿了么高管已屈指可数。

蚂蚁集团CEO胡晓明今年初兼任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董事长,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兼饿了么CEO王磊向张勇和胡晓明双线汇报。目前主要掌管技术工作的为阿里巴巴的“老臣”、前口碑CTO、现本地生活副总裁李杨东,李杨东也是王磊手下的一员大将。

不过,饿了么目前和美团的差距仍非常明显。

据《晚点LatePost》报道,美团平台的日订单量超4000万单,饿了么日单在2000万单上下。另外,根据中国数据服务商QuestMobile在2020年6月发布的数据显示,饿了么月活跃用户数为7661万,美团外卖为1.4478亿,美团是饿了么的近两倍。

根据Trustdata数据,今年二季度,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68.2%,饿了么的份额只有25.4%。

一年前马云卸任时,美团的市值只有5000亿港元,一年时间,如今美团市值大飞跃,达到了1.36万亿港元,涨了一倍多,美团的优势持续扩大。这也说明,以张勇为首的阿里新领导团队,没有能够阻挡美团突围。

同时,在零售方面,阿里将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加大资源投入力度。

这一举动成效显著。2019年第三季度,以天猫超市、盒马为首的新零售及直营业务,其收入占比达到15%,首次超越佣金收入,成为阿里的第二大收入来源。

此外,今年,阿里增持圆通,加强对物流的控制。事实上,阿里在2013年后开始认识到物流对电商的重要性,构建了菜鸟网络。为了加强对物流的控制,阿里还通过投资直接持股申通、圆通、中通、韵达。如今,阿里直接或间接持股圆通、申通、韵达、百世快递的股权分别为22.5%、15%、2%、33%。外界解读阿里的意图在巩固物流基础设施和淘宝系电商的优势地位。

一直以来,阿里主导的菜鸟系与顺丰、京东形成物流行业三大竞争势力。前不久,京东封杀申通事件,体现了电商平台利用自身优势对商家选择快递物流的干预,京东和菜鸟系物流的博弈也已开始。

有取有舍,阿里在一些边缘业务上也毫不手软。据悉,今年阿里砍掉了海外新闻聚合产品UC News,收缩了海外短视频产品VMate的投入。

整体来看,过去一年是阿里收缩边缘业务、反思战略方向、强化核心业务、修炼内功的一年。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表示,张勇在接手CEO的时候就开始管业务了,他在执行的也是一直以来制定的战略,目前阿里的核心电商业务仍然守的很好,云计算和大数据业务高速增长,业务稳定上升,张勇功不可没。

“因为阿里本身体量很大,增速空间有限也是情理之中。”但同时,他也提到,包括饿了么在內的本地生活、大文娱业务不进反退,海外市场成效不明显,也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阿里的价值观,价值几何?

价值观和企业文化,一直被阿里奉为圭臬。

2019年9月12日,与张勇接任阿里董事局主席一同官宣的,还有阿里升级的新六脉神剑,这也是阿里全新的价值观。

2020年7月,阿里不再强制员工上交周报,只需要团队的一把手发月报,且不超过1000字,还杜绝形式大于内容没有思考的PPT,不鼓励低效加班。

随之又传出了阿里取消内部系统的P序列职级的显示,也就是说,阿里公司旗下员工在邮件、钉钉内网等工作系统中无法再看到彼此之间的职级,只能看见所属集团及部门。此举也被解读为是提升组织效率的措施。

无奈,一百件好事抵不过一件坏事。蒋凡事件挑战了阿里引以为豪的价值观。

事件发生后,外界关注的焦点,在于阿里将如何处罚蒋凡。相比阿里员工抢月饼事件,蒋凡事件的严重程度要大得多。

2016年,阿里安全部四名员工用编写脚本代码的方式在秒杀活动中多刷了124盒月饼,最终被开除。

然而阿里最终对蒋凡的处罚是,“取消蒋凡阿里合伙人身份,职级从集团高级副总裁(M7)降级到集团副总裁(M6),取消上一财年度所有奖励,并给予记过处分。”阿里并未像开除抢月饼的普通员工一样开除蒋凡。

有人认为,阿里正是大举寻找帅才之际,良将易得,一帅难求,认为阿里轻罚了蒋凡。

前不久,张勇称,自己经过很长时间的纠结、思考和讨论之后,最终由他来做了这个决定(没有开除蒋凡),这后面所有的责任将由他来承担。

继蒋凡“私生活事件”后,阿里又出现“P9代考事件”。阿里内部有人实名举报,一位阿里钉钉P9级女性中层干部在钉钉内部的传承官考试中找下属代考,钉钉CEO陈航在内网上将这件事判定为员工手册中的二类违规行为,惩罚是扣除这位P9员工这一年的股票和年终奖。

不少阿里人抗议表示,代考事件突破了公司的诚信红线,属于一类违规而非二类违规,应该直接开除。但最终阿里还是决定维持原处罚。

对此,不少阿里员工表示,“低P碰红线,低P没了;高P碰红线,红线没了;高P碰考试,考试也没了。”

在之前的“抢月饼事件”中,也曾有消息传出,“抢月饼”事件的实际参与者有五个人。而最后一个没被曝光的“神秘人物”,是阿里巴巴集团资深老员工。

在后来阿里的内部直播中,有员工提问:“蒋凡事情这样处理是不是代表阿里的价值观崩塌了?”彭蕾回答,虽然阿里把非常多的聚光灯投射到了自己的价值观身上,但大家不要误会阿里是一个精神组织。

“我们是一个有很崇高愿景的商业组织,我们的价值观是为我们的商业组织能够存活走好102年服务的。”张勇补充说,“谁都知道更简单的决定是什么。但我们毕竟还是个商业组织。”

不得不说,马云退休这一年,阿里的风波是一个接一个。

6月,阿里前淘宝直播运营负责人赵圆圆被开除,原因是赵圆圆利用职务便利为合作伙伴谋取不正当利益,接受礼品及款待等违规行为。阿里对其予以辞退处分,并永不录用。赵圆圆回应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前不久,脉脉热搜上还传出闲鱼老大陷入桃色事件,但目前尚未有官方回应。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指出:“张勇去年接手董事局主席,更多的是增加了阿里整体价值观解释者的角色。但目前来看,他很难称得上阿里的灵魂人物。近一年,阿里升级了新六脉神剑,更改了周报制度,做了P级别的隐藏,看得出他想试图改变点什么,但是他不像马云能言善辩,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威,还没有能够担当的起阿里价值观阐释者的角色。”

王超认为张勇对蒋凡事件的解释很无力。以前遇到大的危机,像2011年支付宝的VIE事件、淘宝十月围城事件、月饼事件,马云都亲自出来解释,不管外界相不相信,他解释通了,只要内部员工相信,凝聚力就还在。而如今,阿里的价值观大受质疑。

这一年,阿里的精神领袖马云卸任,实干派张勇上位。得益于阿里核心业务的扎实护城河,即使在疫情影响下,阿里依然保持了较好的财务增长。同时,蚂蚁集团的上市也将为阿里带来更大的想象空间。

但是,面对京东、拼多多的威胁,阿里的优势地位开始受到挑战,而在本地生活全面调整后,阿里仍然未能抵挡住美团的攻势,陷入被动局面。而蒋凡事件带来的价值观危机,更给阿里企业文化带来了考验。

有人说,马云是阿里的首席想象官,他天马行空又充满人文精神的想法,让阿里在今天不断壮大,在明天还有蓝图。少了马云,阿里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理想主义的光环,当价值观向商业妥协,支撑阿里未来发展的将会是什么?

-END-

一年前的今天,马云一挥衣袖,从阿里退休做回了马老师。张勇接替马云任阿里董事局主席一职,阿里开启了逍遥子时代。

张勇2007年加盟阿里,过去13年里一路晋升。2011年担任天猫总裁,2013年成为阿里巴巴COO,2014年晋升为集团执行副总裁,2015年成为集团CEO,2019年,张勇登顶。

不难发现,最近一年,张勇作为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在人民论坛、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的发声越来越多,发表内容有如《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拓展创新发展空间》,而没有像马云曾经所言的“和政府谈恋爱,但是不结婚”的独特言论。不同于马云的犀利和锐意,张勇低调务实,多了稳重,少了锐气。

在马云退休一周年这个节点,我们来看看张勇带领下的阿里表现如何。

从财务数据来看,阿里延续了以往的高增长,但营收增速创近4年来最低;业务层面,张勇将主要精力聚焦在本地生活、同城零售板块,调整人事,收缩边缘业务,改变增长战略,转而修炼内功。张勇在位的首张答卷算是优秀。

不过,这一年,阿里因为蒋凡事件深陷舆论泥潭,公司一贯坚守的价值观成了员工和网友调侃的梗。有分析人士指出,张勇这一年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但并没有担当好阿里价值观的阐释者这个角色。接替马云的,不应该仅仅是一个业务管理者,更应该是企业文化和精神的践行和解释者。

张勇面临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阿里还能打,但身手变慢了

阿里这一年表现到底怎么样,先来看数据。


2019年Q4财报,是马云退休后,阿里在张勇带领下交出的第一份财报。财报显示,Q4阿里营收1615亿元,同比增速为38%,净利润为501亿元,同比增加62%,整体增长势头强劲。

这其中扛起收入大旗的是双11,2019年阿里双11成交额再度刷新纪录,各零售交易市场包括生活服务平台上经支付宝结算的GMV同比增长26%至2684亿元,共有超过20万个品牌参与。这一阶段,淘宝直播出圈,薇娅、李佳琦的直播间场场爆满。同时,淘宝直播也带动了一场全民直播带货大潮。

到了2020年Q1,受疫情影响,阿里的财务数据显示出了颓势。该季度,阿里营收为1143亿元,同比增长23%,而净利润仅有3.48亿元,同比下降了99%。

最新财报是8月20日阿里发布的2020年Q2财报,季内阿里巴巴营收1538亿元,同比增长34%,净利润395亿元,同比增长28%。

报告期内,天猫实物商品GMV同比增长27%,淘宝直播GMV同比增长超过100%;新零售方面,盒马的GMV在线渗透率持续超过60%;饿了么的注册商户数量同比增长30%;云计算方面,阿里云季度收入同比增长59%至124亿元。

除去疫情因素,马云卸任的这三个季度,阿里的整体业务表现稳定。

易观电商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陈涛认为,阿里过去一年最大的亮点在于,电商直播有明显的增长,渗透率明显提高,从以前的部分垂直行业发展到了几乎所有的品类。

不过,在用户增速上,阿里受到了来自京东和拼多多的威胁。

一年前马云卸任时,拼多多的年度活跃用户数仅为5.36亿,京东为3.34亿,阿里这一数据为6.93亿,遥遥领先。随后的三个季度,阿里年度活跃用户数为7.11亿、7.26亿、7.42亿。

2019年底,拼多多活跃买家数单季净增4890万至5.85亿,京东为3.62亿。虽然说疫情带来的影响是不可抗力,但也就是在这一阶段,京东开始重回增长轨道。2020年Q1,京东活跃用户数达到了3.87亿,Q2其年活用户增长了3000万至4.17亿。拼多多在2020年前半年同样表现强劲,其Q1用户数单季度增4290万达到6.28亿,第二季度更是增加了8140万,年度活跃用户数接近7亿,逼近阿里。

制图 / 深燃财经

与其竞争对手相比,阿里的用户增速略显逊色。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的自营业务有了深化的趋势。

过去,核心电商业务在阿里的营收占比一直保持在80%以上。核心电商业务的收入可分为广告收入、佣金收入和其他收入,其他收入主要包括盒马、天猫超市、进口直营和银泰商业等自营业务。

从历史数据可以看出,阿里近年来广告收入和佣金收入的增速逐渐放缓,而其他收入逐年突出,其对总营收的贡献比从2018年Q2的9%提升至2020年Q2的20%,并且从2019年Q3起,无论是其他收入的绝对数字还是占总收入的比例,均超过了佣金收入。

这就意味着,阿里业绩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靠“其他收入”,也就是自营业务在驱动。

制图 / 深燃财经

拉长时间,我们再来看看阿里最近几年的财务表现。

如下图所示,2017财年以来,阿里的营收和利润均保持了较高速度的增长。不过,最近一年,阿里的营收增速大幅度下降,2020财年降到了35.26%,创近四年来最低纪录。当然,这中间有疫情的影响。整体来看,阿里业务依旧很稳。

制图 / 深燃财经

财务数据来看,张勇掌管的阿里这一年,各项业绩稳步提升,张勇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但对比拼多多和京东的攻势,其优势地位有所下降。

对外开战美团,对内盘整兵力

张勇“接棒”马云后,首次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的身份发出股东信,信中提到:我们将继续坚持“全球化、内需、云计算大数据”三大战略——全球化是我们的长期之战,内需是我们的基石之战,云计算大数据是我们的未来之战。


具体到2020年,阿里的核心战场有三个:以“淘宝+天猫”为首的电商战场,以“饿了么+口碑+支付宝”主打的本地生活战场,以“天猫超市+淘鲜达+盒马”为首的新零售战场。

阿里的战略和人事调整,也围绕着这个主线进行。

张勇的工作日程中,每周至少会把一天的时间分给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甚至直接前往饿了么上海总部开会,足见张勇对本地生活的重视。

事实上,2018年阿里收购饿了么,并将饿了么和口碑整合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全面对抗美团。但效果并不尽如人意

于是,阿里本地生活业务进行了一轮反思,结果是过去两年耗费了大量钱和资源,今年更多要关注自己,不再把市场份额放在第一位,要修炼内功。

阿里对饿了么的调整包括:从24个区缩编成7个大区,层级上更扁平,权力收归“中央”;业务战略上,从“50505战略”到高质量增长,注重与阿里的协同。

相应的也有人事方面的变动。到今年,阿里基本上完成了对饿了么的换血和整合。

据悉,饿了么联合创始人汪渊、前饿了么资深副总裁罗宇龙、前饿了么数据技术总监徐梦云等多位饿了么初创时期的核心成员,已经开始自主创业。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担任元璟资本投资合伙人,前饿了么CTO张雪峰也已于9月离职。目前仍在阿里本地生活担任要职的原饿了么高管已屈指可数。

蚂蚁集团CEO胡晓明今年初兼任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董事长,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兼饿了么CEO王磊向张勇和胡晓明双线汇报。目前主要掌管技术工作的为阿里巴巴的“老臣”、前口碑CTO、现本地生活副总裁李杨东,李杨东也是王磊手下的一员大将。

不过,饿了么目前和美团的差距仍非常明显。

据《晚点LatePost》报道,美团平台的日订单量超4000万单,饿了么日单在2000万单上下。另外,根据中国数据服务商QuestMobile在2020年6月发布的数据显示,饿了么月活跃用户数为7661万,美团外卖为1.4478亿,美团是饿了么的近两倍。

根据Trustdata数据,今年二季度,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68.2%,饿了么的份额只有25.4%。

一年前马云卸任时,美团的市值只有5000亿港元,一年时间,如今美团市值大飞跃,达到了1.36万亿港元,涨了一倍多,美团的优势持续扩大。这也说明,以张勇为首的阿里新领导团队,没有能够阻挡美团突围。

同时,在零售方面,阿里将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加大资源投入力度。

这一举动成效显著。2019年第三季度,以天猫超市、盒马为首的新零售及直营业务,其收入占比达到15%,首次超越佣金收入,成为阿里的第二大收入来源。

此外,今年,阿里增持圆通,加强对物流的控制。事实上,阿里在2013年后开始认识到物流对电商的重要性,构建了菜鸟网络。为了加强对物流的控制,阿里还通过投资直接持股申通、圆通、中通、韵达。如今,阿里直接或间接持股圆通、申通、韵达、百世快递的股权分别为22.5%、15%、2%、33%。外界解读阿里的意图在巩固物流基础设施和淘宝系电商的优势地位。

一直以来,阿里主导的菜鸟系与顺丰、京东形成物流行业三大竞争势力。前不久,京东封杀申通事件,体现了电商平台利用自身优势对商家选择快递物流的干预,京东和菜鸟系物流的博弈也已开始。

有取有舍,阿里在一些边缘业务上也毫不手软。据悉,今年阿里砍掉了海外新闻聚合产品UC News,收缩了海外短视频产品VMate的投入。

整体来看,过去一年是阿里收缩边缘业务、反思战略方向、强化核心业务、修炼内功的一年。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表示,张勇在接手CEO的时候就开始管业务了,他在执行的也是一直以来制定的战略,目前阿里的核心电商业务仍然守的很好,云计算和大数据业务高速增长,业务稳定上升,张勇功不可没。

“因为阿里本身体量很大,增速空间有限也是情理之中。”但同时,他也提到,包括饿了么在內的本地生活、大文娱业务不进反退,海外市场成效不明显,也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阿里的价值观,价值几何?

价值观和企业文化,一直被阿里奉为圭臬。

2019年9月12日,与张勇接任阿里董事局主席一同官宣的,还有阿里升级的新六脉神剑,这也是阿里全新的价值观。

2020年7月,阿里不再强制员工上交周报,只需要团队的一把手发月报,且不超过1000字,还杜绝形式大于内容没有思考的PPT,不鼓励低效加班。

随之又传出了阿里取消内部系统的P序列职级的显示,也就是说,阿里公司旗下员工在邮件、钉钉内网等工作系统中无法再看到彼此之间的职级,只能看见所属集团及部门。此举也被解读为是提升组织效率的措施。

无奈,一百件好事抵不过一件坏事。蒋凡事件挑战了阿里引以为豪的价值观。

事件发生后,外界关注的焦点,在于阿里将如何处罚蒋凡。相比阿里员工抢月饼事件,蒋凡事件的严重程度要大得多。

2016年,阿里安全部四名员工用编写脚本代码的方式在秒杀活动中多刷了124盒月饼,最终被开除。

然而阿里最终对蒋凡的处罚是,“取消蒋凡阿里合伙人身份,职级从集团高级副总裁(M7)降级到集团副总裁(M6),取消上一财年度所有奖励,并给予记过处分。”阿里并未像开除抢月饼的普通员工一样开除蒋凡。

有人认为,阿里正是大举寻找帅才之际,良将易得,一帅难求,认为阿里轻罚了蒋凡。

前不久,张勇称,自己经过很长时间的纠结、思考和讨论之后,最终由他来做了这个决定(没有开除蒋凡),这后面所有的责任将由他来承担。

继蒋凡“私生活事件”后,阿里又出现“P9代考事件”。阿里内部有人实名举报,一位阿里钉钉P9级女性中层干部在钉钉内部的传承官考试中找下属代考,钉钉CEO陈航在内网上将这件事判定为员工手册中的二类违规行为,惩罚是扣除这位P9员工这一年的股票和年终奖。

不少阿里人抗议表示,代考事件突破了公司的诚信红线,属于一类违规而非二类违规,应该直接开除。但最终阿里还是决定维持原处罚。

对此,不少阿里员工表示,“低P碰红线,低P没了;高P碰红线,红线没了;高P碰考试,考试也没了。”

在之前的“抢月饼事件”中,也曾有消息传出,“抢月饼”事件的实际参与者有五个人。而最后一个没被曝光的“神秘人物”,是阿里巴巴集团资深老员工。

在后来阿里的内部直播中,有员工提问:“蒋凡事情这样处理是不是代表阿里的价值观崩塌了?”彭蕾回答,虽然阿里把非常多的聚光灯投射到了自己的价值观身上,但大家不要误会阿里是一个精神组织。

“我们是一个有很崇高愿景的商业组织,我们的价值观是为我们的商业组织能够存活走好102年服务的。”张勇补充说,“谁都知道更简单的决定是什么。但我们毕竟还是个商业组织。”

不得不说,马云退休这一年,阿里的风波是一个接一个。

6月,阿里前淘宝直播运营负责人赵圆圆被开除,原因是赵圆圆利用职务便利为合作伙伴谋取不正当利益,接受礼品及款待等违规行为。阿里对其予以辞退处分,并永不录用。赵圆圆回应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前不久,脉脉热搜上还传出闲鱼老大陷入桃色事件,但目前尚未有官方回应。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指出:“张勇去年接手董事局主席,更多的是增加了阿里整体价值观解释者的角色。但目前来看,他很难称得上阿里的灵魂人物。近一年,阿里升级了新六脉神剑,更改了周报制度,做了P级别的隐藏,看得出他想试图改变点什么,但是他不像马云能言善辩,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威,还没有能够担当的起阿里价值观阐释者的角色。”

王超认为张勇对蒋凡事件的解释很无力。以前遇到大的危机,像2011年支付宝的VIE事件、淘宝十月围城事件、月饼事件,马云都亲自出来解释,不管外界相不相信,他解释通了,只要内部员工相信,凝聚力就还在。而如今,阿里的价值观大受质疑。

这一年,阿里的精神领袖马云卸任,实干派张勇上位。得益于阿里核心业务的扎实护城河,即使在疫情影响下,阿里依然保持了较好的财务增长。同时,蚂蚁集团的上市也将为阿里带来更大的想象空间。

但是,面对京东、拼多多的威胁,阿里的优势地位开始受到挑战,而在本地生活全面调整后,阿里仍然未能抵挡住美团的攻势,陷入被动局面。而蒋凡事件带来的价值观危机,更给阿里企业文化带来了考验。

有人说,马云是阿里的首席想象官,他天马行空又充满人文精神的想法,让阿里在今天不断壮大,在明天还有蓝图。少了马云,阿里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理想主义的光环,当价值观向商业妥协,支撑阿里未来发展的将会是什么?

-END-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