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的快手,开始露出獠牙

用户争夺到决战电商,快手和抖音的下半场战事才刚刚打响。

快手前50号员工朱蓝天的一封《谈谈我司的病》,成为了互联网圈子里的新瓜。

在这份发表于快手内网的2000字文章中,朱蓝天直指快手内部存在“信息不通畅”、“喜欢空降管理者”、“业务部门暗中较劲”等问题。

在文章中,朱蓝天还还毫不讳言的谈及两位创始人:“难道宿华和一笑两个人之间在这一两年没有那么多较劲吗,还像17年以前那样的亲密吗?”

“恕我直言,君有疾在身,不治恐将亡。”这是朱蓝天在文章中最为振聋发聩的一句话。

该文在快手内网引发了强烈的反响,快手CEO宿华、CPO程一笑、CTO陈定佳三人更是亲自在评论区发表长篇回复。

对于今年正在大刀阔斧发生改变的快手来说,这次的事件让内部人突然产生了意识觉醒,越来越快的快手,究竟有什么东西被落下了?

一、重压之下

2020年的9月,关于快手,至少有三个消息都能登上互联网新闻的头条。

1、 再次传出赴香港上市消息,估值为500亿美元,快手官方回应称“不予置评”。

2、快手电商8月订单量超5亿单,每日客户活跃量已突破1个亿。过去12个月,快手电商累计订单总量仅次于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跻身电商行业四强。

3、9月初,快手APP进行了自2014年由GIF工具转型短视频社区以来变化最大的一次升级,对包括LOGO、SLOGAN及主界面设计做出一系列更新。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改动是,新版本在保留双列点选的同时,添加了和抖音一样的单列上下滑功能。

从进军资本市场到战略布局再到产品体验,快手的9月征程紧锣密鼓,却又步步紧扣。

这和来自抖音方面的巨大压力不无关系。

抖音在9月也公布了一则重磅消息,截至2020年8月份,包含抖音火山版在内,抖音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了6亿。

对比如日中天的抖音,快手也急于在用户数据维度上缩小差距。

去年6月,快手创始人宿华、程一笑联名发布一封全员信,明确了快手今后一段时期的战斗目标,其中用户增长维度就是在2020年春节之前达到3亿DAU。

这一目标在2020年初顺利完成,而随着快手与春晚的独家合作也已经敲定,彼时外界甚至出现了“快手DAU春节期间超抖音几无悬念”的论调。

但事情最终并未能如愿,经历了春节期间的波峰,快手的DAU在此后两个月内开始出现预期中的回落。

截止到今年2月,快手与抖音之间的日活差距已经来到了1亿。

虽然在用户争夺上始终处于下风,但快手也在今年找到了自己的突破口。

突然到来的疫情,使得直播电商的发展进程加速,5月,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快手电商将2020年原先的1000亿目标调高至2500亿。

如果达成此目标,那么这可能是快手发展历史上最为成功的一次大跃进,2019年,快手电商的成绩不过为350亿,电商龙头淘宝直播的GMV绩也就在2000亿至2500亿左右。

快手在电商上的激进并非是一时兴起,在此之前,已经有消息传出抖音将今年直播电商目标调整为2000亿。

从用户争夺到决战电商,快手和抖音的下半场战事才刚刚打响。

二、快手破圈

在不断寻求差异化增长点的同时,快手也渴望能够撕掉一些身上的固有标签。此前的公开数据显示,快手的用户画像聚集在三四线城市及以下,收入集中在3—5K,24岁及以下用户占比近半,25—30岁用户不足30%。

基于这类人群的社交及娱乐需求,使得快手整体的社区氛围更接地气,与抖音的潮流路线形成鲜明对比。

土味社区、精神小伙、东北人聚集地.....这曾是外界谈及快手时最常用的词语,现在,快手正在试图淡化这些刻板印象。

在错失了顶流公众人物罗永浩之后,快手花了大代价请来了流行天王周杰伦入驻,短短两个月时间便涨粉3000万。

周天王巨大的个人品牌效应,不仅为快手带来了更高的关注度,也为社区内部注入了更多的新鲜元素。

自带流量的公众明星的入驻,在逐渐稀释原有社区氛围的同时,也在帮助快手走进更多人的视野。

除了签约周杰伦,快手今年更大手笔的破圈战役是拿下了春晚的独家合作,外界盛传快手为此花了30亿。

在春晚这个巨大的流量池面前,快手不仅要得到主流舆论的认可,还需要在褪去乡土气的同时,得到更多五环内人群的关注。

这种形式的破圈除了能够直接拉动用户数据上的增长,更为重要的是让快手的商业变现能力进一步加强。

抖音的商业化能力已经毋庸置疑,2019年,抖音的广告收入贡献了字节跳动整体营收的近半份额,达到了600亿左右的规模。

相比之下,快手2019年的广告收入仅为130亿元。

这或许也和快手一直深耕下沉市场有着一定的关系,相比较人群分布更为均衡的抖音,广告主更倾向于后者的转化能力。

不过随着快手逐渐淡化掉土味的标签,在吸引更多城市用户的同时,也能够吸引更多广告主的青睐。

根据快手用今年7月份发布的内容生态半年报显示,在快手用户城市分布上,一线用户占比15%,二线用户占比30%,三线用户占比24%,四线及以下用户占比为31%。都市人群用户占比仍有上升空间。

三、初露獠牙

无论是对于数据增长上的激进,还是在产品上浮上的大刀阔斧,今年的快手都显示出了和以往完全不同的战斗风格。

这样的改变也早就能够预见,去年6月,快手创始人宿华与程一笑在内部信中说到了这样一句话:“斩断过去的佛系,全员进入战斗状态”。

如今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不再佛系的快手,逐渐展露狼性的獠牙。

快手的狼性嬗变,给外界最为直观的感受就是提速。

用户增长提速,商业化进程提速,内部的工作机制也在提速。

同样加快进程的,还有快手的上市计划。

早些年被媒体热炒的下沉市场三巨头,拼多多和趣头条已经早早地登陆资本市场,唯独快手一直游离在资本市场之外。

快手当然是家不差钱的公司,从转型短视频社区之后,快手几乎保持着每年一融资的强劲势头。

但上市对于快手来说,并不只是解决资金的问题,快手需要在更高的舞台上证明自己,以拥有更多对抗抖音的底气。

快手2020年战略方向的三个关键词分别为“上下滑、南方和产业化”,其中“上下滑”的改变已经在快手极速版上看到了成效,截止到4月底,快手极速版的月活已经达到了1200万。

“南方”的含义则是快手针对渗透稍微薄弱的地域市场,将继续作为重点攻克方向,这其中一些流量明星的运营是能够直接带来数据增长的,比如周杰伦的签约入驻。

而在“产业化”的层面,快手将加深平台基础设施能力,纵向扩展更多“视频+产业"领域,如教育、电商。

除了在电商层面的重点发力外,快手在多个领域也在延伸自己的触角,8月底,快手注册 “老铁支付”商标,着手布局支付业务。

在年初的战略复盘会上,宿华曾强调,2020年他将加紧战略思考,克服战略上的懒惰,加强组织能力升级。

这或许也不只是宿华个人的改变,整个快手,都在越来越快的改变中,逐渐向狼性靠拢。

-END-

快手前50号员工朱蓝天的一封《谈谈我司的病》,成为了互联网圈子里的新瓜。

在这份发表于快手内网的2000字文章中,朱蓝天直指快手内部存在“信息不通畅”、“喜欢空降管理者”、“业务部门暗中较劲”等问题。

在文章中,朱蓝天还还毫不讳言的谈及两位创始人:“难道宿华和一笑两个人之间在这一两年没有那么多较劲吗,还像17年以前那样的亲密吗?”

“恕我直言,君有疾在身,不治恐将亡。”这是朱蓝天在文章中最为振聋发聩的一句话。

该文在快手内网引发了强烈的反响,快手CEO宿华、CPO程一笑、CTO陈定佳三人更是亲自在评论区发表长篇回复。

对于今年正在大刀阔斧发生改变的快手来说,这次的事件让内部人突然产生了意识觉醒,越来越快的快手,究竟有什么东西被落下了?

一、重压之下

2020年的9月,关于快手,至少有三个消息都能登上互联网新闻的头条。

1、 再次传出赴香港上市消息,估值为500亿美元,快手官方回应称“不予置评”。

2、快手电商8月订单量超5亿单,每日客户活跃量已突破1个亿。过去12个月,快手电商累计订单总量仅次于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跻身电商行业四强。

3、9月初,快手APP进行了自2014年由GIF工具转型短视频社区以来变化最大的一次升级,对包括LOGO、SLOGAN及主界面设计做出一系列更新。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改动是,新版本在保留双列点选的同时,添加了和抖音一样的单列上下滑功能。

从进军资本市场到战略布局再到产品体验,快手的9月征程紧锣密鼓,却又步步紧扣。

这和来自抖音方面的巨大压力不无关系。

抖音在9月也公布了一则重磅消息,截至2020年8月份,包含抖音火山版在内,抖音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了6亿。

对比如日中天的抖音,快手也急于在用户数据维度上缩小差距。

去年6月,快手创始人宿华、程一笑联名发布一封全员信,明确了快手今后一段时期的战斗目标,其中用户增长维度就是在2020年春节之前达到3亿DAU。

这一目标在2020年初顺利完成,而随着快手与春晚的独家合作也已经敲定,彼时外界甚至出现了“快手DAU春节期间超抖音几无悬念”的论调。

但事情最终并未能如愿,经历了春节期间的波峰,快手的DAU在此后两个月内开始出现预期中的回落。

截止到今年2月,快手与抖音之间的日活差距已经来到了1亿。

虽然在用户争夺上始终处于下风,但快手也在今年找到了自己的突破口。

突然到来的疫情,使得直播电商的发展进程加速,5月,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快手电商将2020年原先的1000亿目标调高至2500亿。

如果达成此目标,那么这可能是快手发展历史上最为成功的一次大跃进,2019年,快手电商的成绩不过为350亿,电商龙头淘宝直播的GMV绩也就在2000亿至2500亿左右。

快手在电商上的激进并非是一时兴起,在此之前,已经有消息传出抖音将今年直播电商目标调整为2000亿。

从用户争夺到决战电商,快手和抖音的下半场战事才刚刚打响。

二、快手破圈

在不断寻求差异化增长点的同时,快手也渴望能够撕掉一些身上的固有标签。此前的公开数据显示,快手的用户画像聚集在三四线城市及以下,收入集中在3—5K,24岁及以下用户占比近半,25—30岁用户不足30%。

基于这类人群的社交及娱乐需求,使得快手整体的社区氛围更接地气,与抖音的潮流路线形成鲜明对比。

土味社区、精神小伙、东北人聚集地.....这曾是外界谈及快手时最常用的词语,现在,快手正在试图淡化这些刻板印象。

在错失了顶流公众人物罗永浩之后,快手花了大代价请来了流行天王周杰伦入驻,短短两个月时间便涨粉3000万。

周天王巨大的个人品牌效应,不仅为快手带来了更高的关注度,也为社区内部注入了更多的新鲜元素。

自带流量的公众明星的入驻,在逐渐稀释原有社区氛围的同时,也在帮助快手走进更多人的视野。

除了签约周杰伦,快手今年更大手笔的破圈战役是拿下了春晚的独家合作,外界盛传快手为此花了30亿。

在春晚这个巨大的流量池面前,快手不仅要得到主流舆论的认可,还需要在褪去乡土气的同时,得到更多五环内人群的关注。

这种形式的破圈除了能够直接拉动用户数据上的增长,更为重要的是让快手的商业变现能力进一步加强。

抖音的商业化能力已经毋庸置疑,2019年,抖音的广告收入贡献了字节跳动整体营收的近半份额,达到了600亿左右的规模。

相比之下,快手2019年的广告收入仅为130亿元。

这或许也和快手一直深耕下沉市场有着一定的关系,相比较人群分布更为均衡的抖音,广告主更倾向于后者的转化能力。

不过随着快手逐渐淡化掉土味的标签,在吸引更多城市用户的同时,也能够吸引更多广告主的青睐。

根据快手用今年7月份发布的内容生态半年报显示,在快手用户城市分布上,一线用户占比15%,二线用户占比30%,三线用户占比24%,四线及以下用户占比为31%。都市人群用户占比仍有上升空间。

三、初露獠牙

无论是对于数据增长上的激进,还是在产品上浮上的大刀阔斧,今年的快手都显示出了和以往完全不同的战斗风格。

这样的改变也早就能够预见,去年6月,快手创始人宿华与程一笑在内部信中说到了这样一句话:“斩断过去的佛系,全员进入战斗状态”。

如今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不再佛系的快手,逐渐展露狼性的獠牙。

快手的狼性嬗变,给外界最为直观的感受就是提速。

用户增长提速,商业化进程提速,内部的工作机制也在提速。

同样加快进程的,还有快手的上市计划。

早些年被媒体热炒的下沉市场三巨头,拼多多和趣头条已经早早地登陆资本市场,唯独快手一直游离在资本市场之外。

快手当然是家不差钱的公司,从转型短视频社区之后,快手几乎保持着每年一融资的强劲势头。

但上市对于快手来说,并不只是解决资金的问题,快手需要在更高的舞台上证明自己,以拥有更多对抗抖音的底气。

快手2020年战略方向的三个关键词分别为“上下滑、南方和产业化”,其中“上下滑”的改变已经在快手极速版上看到了成效,截止到4月底,快手极速版的月活已经达到了1200万。

“南方”的含义则是快手针对渗透稍微薄弱的地域市场,将继续作为重点攻克方向,这其中一些流量明星的运营是能够直接带来数据增长的,比如周杰伦的签约入驻。

而在“产业化”的层面,快手将加深平台基础设施能力,纵向扩展更多“视频+产业"领域,如教育、电商。

除了在电商层面的重点发力外,快手在多个领域也在延伸自己的触角,8月底,快手注册 “老铁支付”商标,着手布局支付业务。

在年初的战略复盘会上,宿华曾强调,2020年他将加紧战略思考,克服战略上的懒惰,加强组织能力升级。

这或许也不只是宿华个人的改变,整个快手,都在越来越快的改变中,逐渐向狼性靠拢。

-END-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