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一元店是新解“囊”杂货铺?

一元店的开设也帮助阿里完成了新零售布局的最后一环。

刚过去的“十一”长假,给2020年的经济舒了口气,数据显示今年全国零售和餐饮重点监测企业日均销售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9%。

为国庆这份“成绩单”所高兴时,不能忽视,受黑天鹅影响,2020年国民消费能力整体来看是有所下滑的。根据统计局的数据,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9718元,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或有9.3%的水平。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10月9日,淘宝特价版第一家“一元体验店”在上海开业就具备了特别的意义,一元意味着“极低的价格”,背后的阿里则是一定品质的支撑。在这个消费能力普遍下降的年景,一元店的诞生,将刺激消费者变弱的消费欲望,将是今年新解“囊”杂货铺。

据官方介绍,该店将精选来自120万产业带商家的货品以全场1元的价格出售,该“1元店”是淘宝特价版联合产业带商家共同打造的“厂货橱窗计划”的一部分,淘宝特价版计划3年内在全国开业至少1000家“1元店”。

口袋里的钱变少了,物美价廉的商品就成了“香饽饽”,它能激起国民“解囊”的热情吗?能够在拼多多、名创优品的围攻下,给阿里新零售带来新的筹码吗?一切皆待时间验证。

一、阿里此时进军正当时?

弗朗西斯·培根曾有一句名言,人应不失时机地创造机会。有人曾说电商的出现将实体零售业冲击的只剩夕阳末路,其实对于商业巨鳄们而言,没有任何一部分市场是可以被抛弃的,近些年包括阿里、京东、唯品会等大小电商平台都开始了快节奏的线下扩张之旅。京腾系在线下的投资就如火如荼,先后将永辉超市、家乐福、步步高拦入怀中。

与之相比,阿里的新零售布局更加宏大和全面,阿里一方面进行零售资源的积累,另一方面在各种模式、各个业态采取自营与合营的混合方式对供应链资源等进行生态链的布局,将零售百货、综合零售、家具生活、生鲜O2O、电商平台、体验馆、物流等都囊括在内。

这也符合马云所提出的新零售概念,覆盖实体店、电商、移动端和社交媒体的新零售体系,似乎成为解决零售业发展瓶颈的最优答案。

不过,从银泰百货到盒马鲜生,过去阿里的新零售线下版图一直紧随天猫、淘宝的步伐,主要聚焦一二三四线城市。虽然一元店在上海露面,天浩相信未来它的主要落地将是低线城市,未来它具备两个重要价值,一个是它将是阿里进攻下沉市场线下的重要抓手,一个是它将配合淘宝特价版合力构建出阿里在低线城市的新零售生态。

趁着2020年消费结构的变化,阿里开设的一元店入局正是恰好时机。过去几年,下沉市场里有两个大体量玩家,一个是专注线上的拼多多,另一个名气虽不大,却以4200家店的庞大体量称雄线下市场,它就是最近正在谋求上市的——名创优品。

1、拼多多

成立于2015年的拼多多成长速度非常迅猛,拼多多成立3年时间,用户数就超越了京东;今年6月底活跃买家数达到6.832亿,与阿里巴巴的7.26亿活跃买家数仅相差4000多万。

拼多多的出现培养了用户拼团购的消费习惯,而这种看似简单的消费习惯养成也是需要经济成本及时间成本的。虽然拼多多入局下沉市场占据先发优势,可仔细分析下来其用户粘性并不算太强,因为是以低价作为和用户之间的纽带,一旦新的更低价平台出现,用户就会大量流失。

这就导致淘宝特价版一经问世,拼多多就遭到了不小的打击。根据Sensor Tower统计显示,淘宝特价版安卓版4月的下载量为拼多多的5倍,在可见度和国际化方面,淘宝特价版的好评率也明显优于拼多多。继淘宝特价版的“更香节”之后,阿里更是携着“一元体验店”,光速回应了拼多多的“真香节”。拼多多只是线上强势,一元店可以让淘宝特价版的触手伸到线下,这或是后者弯道超车的一个重要的落子。

2、名创优品

而同样主打低价的名创优品也是用成绩证明了“小小杂货铺”也可有所作为。2013年成立的名创优品,七年间,实现规模迅速扩张,在全球逾80个国家和地区构建了超过4200家门店的零售网络。

独立研究机构Frost&Sullivan的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自有品牌综合零售GMV达520亿美元,名创优品以27亿美元(约合190亿人民币)占比5.2%,规模第一。从这个角度来看,名创优品将自身定义为“全球第一的自有品牌生活方式产品零售商”并非没有根据。

成绩斐然更增添上市决心,9月24日凌晨,名创优品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计划在纽交所上市。10月7日晚,名创优品更新招股书,公司拟发行3040万股ADS。连同超额配售权发行股份,以17.5美元的发行区间中值计算,名创优品估值约为54亿美元。

曾经印象里简单便宜的“10元店”摇身一变要成为上市公司,关键是名创优品背后也有腾讯的身影。趁着下沉双雄尚各自为战,阿里一元店的出现,让其与拼多多、名创优品的战斗中,拥有了更多的胜算。

其实不管是名创优品的“10元店”,还是阿里的“一元店”,虽然价格有差异,但对于消费者而言都是一样的,谁能够在这个价位区间里“取悦”消费者,谁就能拿下这块拥有巨大潜力的市场。

阿里的动作看似慢半拍,但此时才是“一元店”入局的绝佳时机。拼多多还在忙着线上转型,名创也在谋求上市专注于线下这块蛋糕,剩下的就是让阿里坐收“渔翁之利”。

而渔翁可以收利当真全是运气吗?没有实力傍身再多的好运气都会成为手里的沙,在不经意间悄然流逝。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一元店就是有所准备的下沉“新秀”。

二、一元店是消费升级产物?

阿里一元店是降维打击对手的手段,也是消费升级下的一种趋势。

消费升级被提及的很多,但消费升级到底是什么?简单来讲就是指消费结构的升级和层次的提高。最为直观的就是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末的“老三件”(自行车、手表、收音机)和“新三件”(冰箱、彩电、洗衣机),分别是温饱和小康时期的标志性消费品,作为一种时尚受到消费者的喜爱。

在理解完消费升级的概念之后,一元低价还敢称是消费升级,听起来确实像个笑话一样。

但今天所说的消费升级不仅仅单一的体现在价格上,更多的是体现在一种消费理念上。在黑天鹅事件中,相信大部分人感受到了经济的现实压力,尤其是超前消费者和月光族,这种压力会更为显著。

而一场重大事件教会人们生命诚可贵的同时也在慢慢改变人们的消费理念,该花花,该省省,家有余粮,心里不慌的新消费理念被更多的年轻人所认可。所以更多用户对于物美价廉的产品投来青睐的目光。在另一种角度上来说这是一种全新意义上的消费升级,是深植人心的理性消费。

也就说,随着“消费升级”理念的影响,国人消费观念开始变得更有层次,也许那些买着高价格红酒的人,另一面也会抢购一元钱的纸巾或垃圾袋。精神消费不注重价格,生活消费注重性价比,或将是无论一二三还是四五六线城市消费者未来的一种常态。

如此来看,一元店的出现就具备了更多的意义。

阿里“1元更香体验店”作为一个头顶着“商二代”的光环的新人,一出道就受到了很多投资者的关注。在“一元店”的刺激之下,阿里港股盘中创下上市新高价达292.4港元,较今年3月份最低价167.6港元上涨74.47%;美股阿里隔夜首次站上300美元关口。

阿里作为国内的互联网巨头,铸就了电商帝国,并依靠云计算、物流、金融支付等在加宽护城,阿里商业野望远不止电商而已,这个商业拼图还有很多其他版块有待尝试。

文娱板块,以阿里影业、优酷、阿里文学等形成的抓手截取相关流量;房产板块,加码易居控股入局互联网房产领域;本地生活服务板块,阿里凭借着飞猪、饿了么等平台与美团展开较量;游戏板块,前不久还成立了游戏事业群,纵观阿里的版图已经构成了一个复杂丰富的生态。

最早提出新零售概念的阿里也从最初的概念落地形成了“端+链+网”的布局。线下端上,生活吃喝玩乐出行全方面覆盖,本地生活用户规模达到2.9亿。供应链上,盒马生鲜在全国打造果蔬、畜牧业基地,拥有3个产地冷链仓,41个销地常温仓和冷链仓、6大活鲜暂养仓和16个加工中心,供应全国227家门店。全国超8万个菜鸟驿站形成覆盖全国主要城市和社区的末端配送网络,解决最后100米。

一元店的开设也帮助阿里完成了新零售布局的最后一环:上有银泰百货,下有一元店。齐整的商业阵型,扫光了盲区,不给对手留有空隙,能够实现进可攻退可守。

零售,初级竞争看价格,中级竞争看品类,高级竞争看物流,终级竞争看供应链。阿里的“1元店”表象是淘宝特价版的实体化,是双十一的前奏与造势,实则是与京东,拼多多在C2M赛道竞争的炙热化。如果说B2C只是一种商业模式,那么C2M则是更加进化的商业模式,是更加接近消费者,符合消费者需求的商业模式。

单就线下市场举例,名创的影响了和线上拼多多对比不在一个层次上,喊着三年1000店的一元店,名创和它谁才是未来真正的“解囊杂货铺”?

三、真正的“解囊杂货铺”?

有竞争就会有比较,阿里一元店对标名创优品,狭路相逢,谁才是真勇者?

名创优品被称为资深前辈,也不是浪得虚名,除了占据规模和先发优势外,在多年的发展中也摸索到了属于自己的独家秘诀。名创优品新品迭代速度非常高,平均一周左右就会换新,所以被戏称“不是在换新,就是在换新的路上”。

为了迎合消费者时刻变化的需求,提升顾客到店频率。还形成了较为成熟的IP联名体系,通过与漫威、HelloKitty、迪士尼、粉红豹等优质IP合作打造产品,不断维持店铺的新鲜感,今年5月16日,名创优品更是宣布王一博、张子枫为全球品牌代言人。可以看出名创优品为留住年轻用户也是煞费苦心。

对产品的把控上,由于是平台,淘宝特价版无法和名创进行横向比较。可在生态性上,前者却拥有着巨大的优势。

据阿里巴巴副总裁、淘宝C2M事业部总经理汪海介绍,“1元店”背后是和淘宝特价版联合的145个产业带、120万个产业带商家和50万个工厂。通过浏览淘宝特价版APP更香节频道,发现能够“一元购”商品品类五花八门,涵盖了百货家居、食品生鲜、服饰配件及数码家电等各种原价几十甚至上百元不等的爆款产品。

毫无疑问,未来线下下沉之战,名创的优势在于垂直力、产品把控力、创新力,一元店则是生态优势和丰富的商品品类。哪种模式会更受消费者喜爱?最终比拼的还是商业效率。

当然,在期待它们发起大战,给消费者带来更多质美价廉的商品的同时,也不能忽视这类“10元店”、“一元店”的潜在问题。

尽管"物美价廉"的模式备受用户追捧,但就长期发展来看是不利于商家的良性循环的:产品价格低,势必研发投入少,在创新性上必然跟不上。像阿里的“一元体验店”虽然具备C2M的供应链,但开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大城市,高昂的租金等各种费用形成的弊端明显,长期以往,势必会影响整个产业链的发展。

作为前辈,多次的质量问题,也让名创优品蒙上了一层阴霾。

这家前途大好的10元精品店,在赴美IPO前夜出现质量丑闻,这也打脸一直以“产品为王”著称的名创优品。根据上海药监局发布的《2020年第1期化妆品监督抽检质量公告》显示,在上海市静安区品立百货店,名创优品(广州)有限责任公司代理的“一步可剥指甲油”检出三氯甲烷含量高达589.449微克/克,是国家标准限值0.40微克/克的1400多倍。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名创优品第一次出现产品质量问题。今年6月,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布,标称名创优品经销的1款“KaKao Friends”单耳苹果碗被检出三聚氰胺迁移量不合格。此外,更早的4月,“MINISO雨后茉莉香水(空中花园)”经广州市药品检验所检验,检验项目邻苯二甲酸二异辛酯(DEHP)不符合规定。

阿里一元店同样也是光环与忧虑同在,未来类似“拷问”不会比名创更少。

纵观名创和阿里一元店都有成为“解囊杂货铺” 的潜质,但又都欠了点火候。那么,同样看好下沉市场的名创和阿里的“1元店”,是前浪名创可以守住质量大关更上一层楼,还是后浪阿里降低成本不断创新,完成真正意义上的新零售闭环呢?

近观无法妄断,谁才是真正的“解囊杂货铺”时间自会验证。

-END-

刚过去的“十一”长假,给2020年的经济舒了口气,数据显示今年全国零售和餐饮重点监测企业日均销售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9%。

为国庆这份“成绩单”所高兴时,不能忽视,受黑天鹅影响,2020年国民消费能力整体来看是有所下滑的。根据统计局的数据,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9718元,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或有9.3%的水平。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10月9日,淘宝特价版第一家“一元体验店”在上海开业就具备了特别的意义,一元意味着“极低的价格”,背后的阿里则是一定品质的支撑。在这个消费能力普遍下降的年景,一元店的诞生,将刺激消费者变弱的消费欲望,将是今年新解“囊”杂货铺。

据官方介绍,该店将精选来自120万产业带商家的货品以全场1元的价格出售,该“1元店”是淘宝特价版联合产业带商家共同打造的“厂货橱窗计划”的一部分,淘宝特价版计划3年内在全国开业至少1000家“1元店”。

口袋里的钱变少了,物美价廉的商品就成了“香饽饽”,它能激起国民“解囊”的热情吗?能够在拼多多、名创优品的围攻下,给阿里新零售带来新的筹码吗?一切皆待时间验证。

一、阿里此时进军正当时?

弗朗西斯·培根曾有一句名言,人应不失时机地创造机会。有人曾说电商的出现将实体零售业冲击的只剩夕阳末路,其实对于商业巨鳄们而言,没有任何一部分市场是可以被抛弃的,近些年包括阿里、京东、唯品会等大小电商平台都开始了快节奏的线下扩张之旅。京腾系在线下的投资就如火如荼,先后将永辉超市、家乐福、步步高拦入怀中。

与之相比,阿里的新零售布局更加宏大和全面,阿里一方面进行零售资源的积累,另一方面在各种模式、各个业态采取自营与合营的混合方式对供应链资源等进行生态链的布局,将零售百货、综合零售、家具生活、生鲜O2O、电商平台、体验馆、物流等都囊括在内。

这也符合马云所提出的新零售概念,覆盖实体店、电商、移动端和社交媒体的新零售体系,似乎成为解决零售业发展瓶颈的最优答案。

不过,从银泰百货到盒马鲜生,过去阿里的新零售线下版图一直紧随天猫、淘宝的步伐,主要聚焦一二三四线城市。虽然一元店在上海露面,天浩相信未来它的主要落地将是低线城市,未来它具备两个重要价值,一个是它将是阿里进攻下沉市场线下的重要抓手,一个是它将配合淘宝特价版合力构建出阿里在低线城市的新零售生态。

趁着2020年消费结构的变化,阿里开设的一元店入局正是恰好时机。过去几年,下沉市场里有两个大体量玩家,一个是专注线上的拼多多,另一个名气虽不大,却以4200家店的庞大体量称雄线下市场,它就是最近正在谋求上市的——名创优品。

1、拼多多

成立于2015年的拼多多成长速度非常迅猛,拼多多成立3年时间,用户数就超越了京东;今年6月底活跃买家数达到6.832亿,与阿里巴巴的7.26亿活跃买家数仅相差4000多万。

拼多多的出现培养了用户拼团购的消费习惯,而这种看似简单的消费习惯养成也是需要经济成本及时间成本的。虽然拼多多入局下沉市场占据先发优势,可仔细分析下来其用户粘性并不算太强,因为是以低价作为和用户之间的纽带,一旦新的更低价平台出现,用户就会大量流失。

这就导致淘宝特价版一经问世,拼多多就遭到了不小的打击。根据Sensor Tower统计显示,淘宝特价版安卓版4月的下载量为拼多多的5倍,在可见度和国际化方面,淘宝特价版的好评率也明显优于拼多多。继淘宝特价版的“更香节”之后,阿里更是携着“一元体验店”,光速回应了拼多多的“真香节”。拼多多只是线上强势,一元店可以让淘宝特价版的触手伸到线下,这或是后者弯道超车的一个重要的落子。

2、名创优品

而同样主打低价的名创优品也是用成绩证明了“小小杂货铺”也可有所作为。2013年成立的名创优品,七年间,实现规模迅速扩张,在全球逾80个国家和地区构建了超过4200家门店的零售网络。

独立研究机构Frost&Sullivan的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自有品牌综合零售GMV达520亿美元,名创优品以27亿美元(约合190亿人民币)占比5.2%,规模第一。从这个角度来看,名创优品将自身定义为“全球第一的自有品牌生活方式产品零售商”并非没有根据。

成绩斐然更增添上市决心,9月24日凌晨,名创优品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计划在纽交所上市。10月7日晚,名创优品更新招股书,公司拟发行3040万股ADS。连同超额配售权发行股份,以17.5美元的发行区间中值计算,名创优品估值约为54亿美元。

曾经印象里简单便宜的“10元店”摇身一变要成为上市公司,关键是名创优品背后也有腾讯的身影。趁着下沉双雄尚各自为战,阿里一元店的出现,让其与拼多多、名创优品的战斗中,拥有了更多的胜算。

其实不管是名创优品的“10元店”,还是阿里的“一元店”,虽然价格有差异,但对于消费者而言都是一样的,谁能够在这个价位区间里“取悦”消费者,谁就能拿下这块拥有巨大潜力的市场。

阿里的动作看似慢半拍,但此时才是“一元店”入局的绝佳时机。拼多多还在忙着线上转型,名创也在谋求上市专注于线下这块蛋糕,剩下的就是让阿里坐收“渔翁之利”。

而渔翁可以收利当真全是运气吗?没有实力傍身再多的好运气都会成为手里的沙,在不经意间悄然流逝。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一元店就是有所准备的下沉“新秀”。

二、一元店是消费升级产物?

阿里一元店是降维打击对手的手段,也是消费升级下的一种趋势。

消费升级被提及的很多,但消费升级到底是什么?简单来讲就是指消费结构的升级和层次的提高。最为直观的就是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末的“老三件”(自行车、手表、收音机)和“新三件”(冰箱、彩电、洗衣机),分别是温饱和小康时期的标志性消费品,作为一种时尚受到消费者的喜爱。

在理解完消费升级的概念之后,一元低价还敢称是消费升级,听起来确实像个笑话一样。

但今天所说的消费升级不仅仅单一的体现在价格上,更多的是体现在一种消费理念上。在黑天鹅事件中,相信大部分人感受到了经济的现实压力,尤其是超前消费者和月光族,这种压力会更为显著。

而一场重大事件教会人们生命诚可贵的同时也在慢慢改变人们的消费理念,该花花,该省省,家有余粮,心里不慌的新消费理念被更多的年轻人所认可。所以更多用户对于物美价廉的产品投来青睐的目光。在另一种角度上来说这是一种全新意义上的消费升级,是深植人心的理性消费。

也就说,随着“消费升级”理念的影响,国人消费观念开始变得更有层次,也许那些买着高价格红酒的人,另一面也会抢购一元钱的纸巾或垃圾袋。精神消费不注重价格,生活消费注重性价比,或将是无论一二三还是四五六线城市消费者未来的一种常态。

如此来看,一元店的出现就具备了更多的意义。

阿里“1元更香体验店”作为一个头顶着“商二代”的光环的新人,一出道就受到了很多投资者的关注。在“一元店”的刺激之下,阿里港股盘中创下上市新高价达292.4港元,较今年3月份最低价167.6港元上涨74.47%;美股阿里隔夜首次站上300美元关口。

阿里作为国内的互联网巨头,铸就了电商帝国,并依靠云计算、物流、金融支付等在加宽护城,阿里商业野望远不止电商而已,这个商业拼图还有很多其他版块有待尝试。

文娱板块,以阿里影业、优酷、阿里文学等形成的抓手截取相关流量;房产板块,加码易居控股入局互联网房产领域;本地生活服务板块,阿里凭借着飞猪、饿了么等平台与美团展开较量;游戏板块,前不久还成立了游戏事业群,纵观阿里的版图已经构成了一个复杂丰富的生态。

最早提出新零售概念的阿里也从最初的概念落地形成了“端+链+网”的布局。线下端上,生活吃喝玩乐出行全方面覆盖,本地生活用户规模达到2.9亿。供应链上,盒马生鲜在全国打造果蔬、畜牧业基地,拥有3个产地冷链仓,41个销地常温仓和冷链仓、6大活鲜暂养仓和16个加工中心,供应全国227家门店。全国超8万个菜鸟驿站形成覆盖全国主要城市和社区的末端配送网络,解决最后100米。

一元店的开设也帮助阿里完成了新零售布局的最后一环:上有银泰百货,下有一元店。齐整的商业阵型,扫光了盲区,不给对手留有空隙,能够实现进可攻退可守。

零售,初级竞争看价格,中级竞争看品类,高级竞争看物流,终级竞争看供应链。阿里的“1元店”表象是淘宝特价版的实体化,是双十一的前奏与造势,实则是与京东,拼多多在C2M赛道竞争的炙热化。如果说B2C只是一种商业模式,那么C2M则是更加进化的商业模式,是更加接近消费者,符合消费者需求的商业模式。

单就线下市场举例,名创的影响了和线上拼多多对比不在一个层次上,喊着三年1000店的一元店,名创和它谁才是未来真正的“解囊杂货铺”?

三、真正的“解囊杂货铺”?

有竞争就会有比较,阿里一元店对标名创优品,狭路相逢,谁才是真勇者?

名创优品被称为资深前辈,也不是浪得虚名,除了占据规模和先发优势外,在多年的发展中也摸索到了属于自己的独家秘诀。名创优品新品迭代速度非常高,平均一周左右就会换新,所以被戏称“不是在换新,就是在换新的路上”。

为了迎合消费者时刻变化的需求,提升顾客到店频率。还形成了较为成熟的IP联名体系,通过与漫威、HelloKitty、迪士尼、粉红豹等优质IP合作打造产品,不断维持店铺的新鲜感,今年5月16日,名创优品更是宣布王一博、张子枫为全球品牌代言人。可以看出名创优品为留住年轻用户也是煞费苦心。

对产品的把控上,由于是平台,淘宝特价版无法和名创进行横向比较。可在生态性上,前者却拥有着巨大的优势。

据阿里巴巴副总裁、淘宝C2M事业部总经理汪海介绍,“1元店”背后是和淘宝特价版联合的145个产业带、120万个产业带商家和50万个工厂。通过浏览淘宝特价版APP更香节频道,发现能够“一元购”商品品类五花八门,涵盖了百货家居、食品生鲜、服饰配件及数码家电等各种原价几十甚至上百元不等的爆款产品。

毫无疑问,未来线下下沉之战,名创的优势在于垂直力、产品把控力、创新力,一元店则是生态优势和丰富的商品品类。哪种模式会更受消费者喜爱?最终比拼的还是商业效率。

当然,在期待它们发起大战,给消费者带来更多质美价廉的商品的同时,也不能忽视这类“10元店”、“一元店”的潜在问题。

尽管"物美价廉"的模式备受用户追捧,但就长期发展来看是不利于商家的良性循环的:产品价格低,势必研发投入少,在创新性上必然跟不上。像阿里的“一元体验店”虽然具备C2M的供应链,但开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大城市,高昂的租金等各种费用形成的弊端明显,长期以往,势必会影响整个产业链的发展。

作为前辈,多次的质量问题,也让名创优品蒙上了一层阴霾。

这家前途大好的10元精品店,在赴美IPO前夜出现质量丑闻,这也打脸一直以“产品为王”著称的名创优品。根据上海药监局发布的《2020年第1期化妆品监督抽检质量公告》显示,在上海市静安区品立百货店,名创优品(广州)有限责任公司代理的“一步可剥指甲油”检出三氯甲烷含量高达589.449微克/克,是国家标准限值0.40微克/克的1400多倍。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名创优品第一次出现产品质量问题。今年6月,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布,标称名创优品经销的1款“KaKao Friends”单耳苹果碗被检出三聚氰胺迁移量不合格。此外,更早的4月,“MINISO雨后茉莉香水(空中花园)”经广州市药品检验所检验,检验项目邻苯二甲酸二异辛酯(DEHP)不符合规定。

阿里一元店同样也是光环与忧虑同在,未来类似“拷问”不会比名创更少。

纵观名创和阿里一元店都有成为“解囊杂货铺” 的潜质,但又都欠了点火候。那么,同样看好下沉市场的名创和阿里的“1元店”,是前浪名创可以守住质量大关更上一层楼,还是后浪阿里降低成本不断创新,完成真正意义上的新零售闭环呢?

近观无法妄断,谁才是真正的“解囊杂货铺”时间自会验证。

-END-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